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进城  

2017-05-24 12:58:50|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发展,城市与乡村正在慢慢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城市与乡村的距离也越来越短。在无数农村人向城里进军的同时,数不清的城里人也把最后的落脚点定在了农村。可是,当时光后退三十年或四十年,乡下人进城却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那一年,我和妹妹因为感冒双双引起肺炎,母亲赶紧套上地排车拉着我们去了县城。虽然两个孩子加在一起也没有多少份量,但三十多里崎岖不平的土路对一个年轻女人来说还是有点难度。好在母亲从小劳作惯了,加上焦急与担心,拉着我们一鼓作气就到了县医院。那时候我只有四岁,某些片段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病好之后在回去的路上母亲带着我们进了一家照相馆。

照相师傅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似乎很凶,他让母亲把我和妹妹抱到一个离地约二尺多高的台子上。两岁的妹妹也许有些害怕,哭着抓住母亲的胳膊不放手。母亲只好哄她说我们三个一起照,却趁着妹妹不注意悄悄躲到了月洞门的后面。站在高高的台子上,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紧张,却不敢表现出来,怕照相师傅骂人。照相师傅给我们摆好姿势后就背对我们向前面的照相机走去。也许是嫌我靠得太近了,妹妹不停地用胳膊肘往外捣我,我只好往外挪了一点。照相师傅把幕布蒙到头上要给我们照的时候发现我擅自挪动了位置,就走过来拉着我往里靠,一边拉一边大声呵斥我。可是他刚一离开妹妹又将我捣了出去,照相师傅又过来冲我吼了一阵。我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却不敢开口,怕一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也怕妹妹用那两只黑葡萄似的小眼朝我喷火。第三次,照相师傅终于发现是妹妹在作怪,就转过头来把妹妹狠狠地尅了一顿。这下,妹妹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乖乖地站在我身边,留下了我们生平第一张合影。

第二次进城是跟着父亲去的。这一年,我应该是五岁或六岁,父亲有了自己的自行车,他把我放在自行车横梁上带我去城里看病。前面的事都记不得了,只记得需要化验尿。父亲拿了一个小小的塑料杯子,把我带到女厕门口让我自己进去。我那时应该是有些恃宠而骄的,加上确实胆小害怕,死活不肯自己进去,非要父亲陪着我。看得出,父亲是颇费了一番踌躇的,在软硬兼施百般无效之后,父亲只得把我带到厕所旁边那丛冬青树下,帮我取好了尿。那时,我百思不得其解,父亲为什么不肯陪我进女厕所呢?在家里的时候,他不是也经常抱着我背着我搂着我吗?难道一进了城,连父女之间也要生分了吗?

打完针之后父亲带着我往外走,我欢蹦乱跳地跑过医院的长廊,刚跑到门诊那儿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躺在城里姑姥姥家的大炕上。那时候,城里人似乎都有一种优越感,所以姑姥姥对我们也不太热情。炕边有一张桌子,他的小孙子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后来,不知道他要找什么,在他拉开抽屉的时候,我看见抽屉里零零散散地放着一些糖块。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有的糖纸外面粘上了一层厚厚的污垢。我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眼巴巴地看着姑姥姥,想让她发话给我一块吃。可是姑姥姥看都不看我,只是责怪她的孙子太调皮。下午,姑姥姥躺在炕上打盹,其他人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呆坐在炕上,眼睛不由自主地往桌子那儿瞟。我看几眼桌子,再看几眼姑姥姥,希望她能明白我的心思而赐给我一块糖。可是姑姥姥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连眼皮都不翻一下。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冒出来:自己去拿。我被自己吓了一跳,赶紧将目光撤回来。可是抽屉那儿似乎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在拉扯着我的目光,然后把我的目光钉在那儿,怎么也挣不下来。终于,我蹑手蹑脚地下了炕,踮着脚尖走到桌子边,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飞快地捡起一块糖攥在手里。我回头看了一眼姑姥姥,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点也没变样。我看看外面,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阳光和风在窃窃私语。我不敢在现场消灭证据,就踮着脚尖来到厨房,然后轻轻地剥开糖纸,将糖填进嘴里,一股甘甜的滋味立刻涌遍全身……

晚上,我们和姑姥姥一家挤在一个大炕上。父亲、我、姑姥姥的小孙子、表舅、表舅妈、姑姥姥,我们六个人像六条大鱼一样摆在一起。姑姥姥的小孙子睡觉很不老实,经常把我挤得喘不过气来,可是我不敢翻身,生怕裤兜里的那块糖纸发出响动而出卖了我。早上,父亲问我为什么一晚上都不翻身,我红了脸一句话也不敢说。

往回走的时候似乎也不太顺利,半路上我们与一场雨不期而遇。也许是怕我被雨水淋坏,父亲骑着自行车拐进了一个村庄,要去他的侄女家借一件蓑衣。蓑衣借没借到我忘了,只记得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父亲朝着一户人家的院子大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这两次进城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了,可是多年以后,穿过时光的隧道,我还是能清晰地看到当年高台上那两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月洞门后年轻母亲的笑脸,医院厕所门口那对父女的神态,脏乎乎糖纸里面包裹的甜,以及一棵梧桐树下父亲披在女儿身上的外衣……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