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桐花梦  

2017-04-19 20:28:42|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班路上,看见路旁的那棵梧桐树开花了。心里有几分雀跃,也有几分温暖——在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有梧桐花的日子才是春天。因为,每次看见梧桐花,就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童年,也仿佛看见了家。

小时候,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它的枝干相对来说比较光滑,也就比较适宜攀爬。暮春,阳光正好,一朵朵桐花如一只只紫色的铃铛挂在树上,就连风儿也是温软可爱的。此时,除了放鹅洗衣之外,母亲也没有太多的活计派给我,梧桐树就成了我最好的伙伴。

脱掉鞋子,两手抱住树干,蹭蹭几下就爬到了树上。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坐好,感觉整个人一下就陷入了花海。头顶是花,脚下是花,四面八方全是花,就连空气里也带了微微的花香和蜜一般流淌的快乐。随便往哪个方向伸出手去,都会与紫色的桐花相遇。轻轻地将它们从树枝上摘下来,去掉底部的花托,将花萼含在嘴里轻轻一吮,立刻会有一股香甜的味道从舌尖直达肚腹。甜是清甜,香是醇香,二者既相互渗透又互相融合,让人馋涎欲滴,欲罢不能。

吮够了花蜜,我扶着身旁的树枝站起来,透过那些紫铃铛的缝隙望过去,周围几家邻居院内的情况尽收眼底。我向海波家望去,只见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阳光毫不吝啬地铺了一地。我伸长脖子望了好一阵,也没看见海波的影子,只好有些扫兴地重新回到树杈上坐好。这时,我听见院外传来走路声,从树上看下去,只见母亲带着弟弟妹妹从外面进来,我连忙把身子往树上靠了靠,以便让自己隐藏得更严密一些。母亲一进门就喊我的名字,此时弟弟妹妹早已跑进屋里转了一圈又跑了出来,说我没在家。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弟弟妹妹,去哪儿了呢?我躲在树上,使劲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最后,还是妹妹发现了我留在树下的鞋子,小手一指就暴露了我的行踪。我再也忍不住了,坐在树上哈哈大笑了起来。母亲笑着看了我一眼,嘱咐我小心之后又去忙别的了。我从树上折下几枝桐花扔下去,弟弟妹妹立刻小鸡啄食一般捡起来,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吸了起来。

后来,我听到了一句话,“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也知道凤凰是一种神鸟,只喜欢在梧桐树上落脚。于是,我就天天盯着梧桐树看,希望哪天能在树上发现一只美丽的大鸟。

再后来,读到了焦尾琴的故事。说是东汉时蔡邕从灶膛里抢救下一块上好的桐木,经过精雕细刻之后做成了一张琴。这张琴音色美妙绝伦,盖世无双,成为古代四大名琴之一,因为它的琴尾被烧焦了,因此得名“焦尾琴”。这个美丽的故事让我浮想联翩,不知道我家的这棵梧桐树是不是做琴的好材料呢?

直到去年,在博友四月晴窗的指点下我才知道,原来书上说的梧桐树是指青桐,它树干笔直挺拔,树皮呈青绿色,且树身光滑平整,不管从外形还是从内在都远非我家那棵梧桐树可比(家里那棵其实是泡桐树)。我也因此知道,那些神奇美丽的故事都是围绕着有“良木”之誉的青桐树而展开的。可是在我心里,我家那棵梧桐树始终是最美的,尽管多年前它早已香消玉殒,但它那美丽的身姿却一直伫立在我眼前。不管是花开时节的淡雅,还是落叶时分的无奈,都有一种别样的风姿。那些紫色的梧桐花更是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在梦里,我们仍然是最好的伙伴,它们还是那么美,美得那么质朴,美得那么自然,既像母亲亲切的笑脸,又像亲人们深情的呼唤。

哦,我美丽的梧桐花,我幸福的桐花梦。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