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回家  

2017-01-24 17:02:33|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家乡,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每年的这天,乡亲们都要去坟上祭奠祖先,其隆重正式程度不亚于春节。

冬至前三日,是个星期天,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想起以前父亲在时,每次回家都是一次愉快的旅行。那时候,真是归心似箭啊,一颗心被快乐鼓胀得满满地,恨不能长出两只翅膀,来一次滑翔就可以飞回那个温暖的家。那时候的快乐也是发自内心的,只要轻轻触动一下心弦,那些欢乐的源泉就会哗哗地流出来,无拘无束地奔涌到四肢百骸。可是,自从父亲走后,“回家”这件事就变得沉重了起来,一颗心也总是空空荡荡的,仿佛飘在空中的柳絮,不知该向何处停落。

推开门,看见熟悉的小院,泪水就如开了闸一般滚落下来。因为长久无人打理,整个小院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清。东厢房的门已经很破旧了,最上面的一页玻璃已经不知所踪,就连代替玻璃的那块油纸也已被风雨侵蚀得面目全非。去左邻右舍找了新的油纸和钉子锤子,在老公上高爬低忙碌的时候,我想起了东厢房昔日热闹的烟火气息。那次,也是母亲不在家,我回家看望父亲,他在东厢房里忙得热火朝天。一会儿的功夫就端上来一盘香辣刀鱼、一盘蛤蜊肉炒槐花和一份鸡蛋香椿。我边吃边赞叹父亲厨艺高超,父亲一边给我搛菜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目光里满是慈爱和温暖……

正屋土炕的席子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我赶紧找来一块抹布,蘸上水细细地抹了起来。如果母亲在家,她是绝不会允许家里如此脏乱的。小时候,每晚临睡前,母亲都会细心地把炕扫了又扫,抹了又抹,然后一床床地铺好被子,看着我们一个个泥鳅一样钻进被窝。那时的夜晚是多么温暖啊!我们一家五口挤在一个炕上,谁也不愿去别的房间。我们在被窝里听父亲讲故事,听母亲唠叨家常里短,也会分享每个人在学校里的趣事。这铺土炕也许笨拙丑陋,可它却是这世间最温暖的地方,它如一个巨大的摇篮,让我们在它的怀抱中领悟了什么是岁月静好,什么是亲慈子孝。前几年,我独自一人回家,晚上又和父母一起挤在了炕上。一觉醒来,听着父亲在左边、母亲在右边发出均匀的呼吸,我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是现在,父亲不在了,母亲在遥远的东北带孙子,我一下变成了“穷人”……

午饭后,带上香纸等物去祭奠父亲。原先曲折陡峭的山路已开阔成一条宽敞的水泥路,似乎可以直通山顶,只是在进山的地方设置了栏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从屋里走出来,我强忍着眼泪说明了来意,那人就放我们进去了。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父亲就是在这个地方站了最后一班岗。这间简陋的看山小屋,就是他的“办公室”。此时,如果父亲还在,如果从屋里走出来的是父亲,那我该是何等的幸福啊!可是斯人已逝,我能找见的只是一抔黄土。父亲,我来看你,你是否知道?父亲,分别已久,你是否也会想念?父亲,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女儿好不好?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我不信我们的缘分就这么浅,我要一直追着你,一直做你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青山寂寂,黄土无言。父亲,这次回家,我想补上一直没说的那句话,希望你能听到——父亲,我爱你!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