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喜鹊的故事  

2016-07-08 12:19:22|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一只喜鹊在窗外叫得很是悲凉。来得最早的祝姐说,她出去看过,那只喜鹊的孩子死了。在祝姐出去看的空当,那只喜鹊一边叫,一边跟着她飞。不知是怕她伤害它的孩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从橱柜里找出一把小铲子,按照祝姐的指点来到了窗外。在草坪的最边缘,一只小小的喜鹊蜷着双腿,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草坪中间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底下铺了一层厚厚的松针。我扒开松针,在树底下挖了一个小小的坑。我小心地将小喜鹊放到坑里,尽量使它躺得舒服一些。然后,把刚刚挖出来的土和松针都覆盖到它的身上。在我做这些的时候,那只大喜鹊一直在树上鸣叫,不知为什么,这凄凉的声音叫得人心里酸酸的,似乎稍一迟疑,就会落下泪来。当我托住那只小喜鹊的时候,心里也稍微有一点担心,那只大喜鹊会不会怀疑我是坏人而袭击我?祝姐说,它一直站在树枝上看着你呢。这么说,喜鹊也是有灵性的了,知道我是在帮它和它的孩子。

当我从树底下钻出来的时候,大喜鹊也一路跟着我在树枝上跳跃,它是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在树枝上欢腾跳跃的样子?还是想从自己孩子曾经站立过的树枝上最后一次感知孩子的温度?抑或是想最后一次再为已经逝去的孩子唱上一首歌?我无从知晓,只能默默地倾听,任心头百味杂陈。

作为人类的朋友,喜鹊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房前屋后的大树上,经常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它们拖着长长的尾巴,灵活地在枝头腾挪跳跃,几声悦耳的喳喳声,为我们驱走了生活的烦闷和枯燥。几年前,一对喜鹊相中了我们办公室外面的这棵大树,它们一趟趟地从远处衔来树枝,开始搭建它们的爱巢。那时候,单位管理绿化的是一个姓李的老头,看见喜鹊搭窝他就搞破坏。他举着一根长长的竹竿,三两下就把喜鹊几天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喜鹊心中也许是有疑惑的,它们围着树梢盘旋一阵后依然不辞劳苦地衔枝、垒窝,换来的依然是老李头毫不留情地摧毁。直到最后一次,它们外出归来,正碰见老李头在强拆。我以为它们会如离弦的箭一般冲过来,然后狠狠地啄瞎老李头的双眼。可是它们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远远地站在对面的屋檐下,看着老李头一下一下捣毁它们的新居。那份淡定和冷静,是我至今所不能理解的。对老李头的行为,同事们也曾制止过,可都不起作用。老李头走了,喜鹊也飞走了,我们在大树下发现了一根长三十厘米、宽三厘米的木质直尺,它曾经横在高高的树杈上,支撑起喜鹊爱的信仰。拿着这根厚厚的尺子,我们不由得佩服起喜鹊来。这么笨重的东西,它从何处觅得?又是如何以微弱之躯远路迢迢地运回来?还有,它是如何躲开那些纵横斜逸的繁茂枝叶,将它安放在理想之处?这样一番辛苦的付出却毁于一旦,它们竟然不怒不争,是内心早已掀不起波澜还是早已洞察抗争不过强大的人类?人类总说动物是我们的朋友,可是在内心深处,谁会把它们放在和人类相同的地位上呢?

 曾经有一件事让我愧悔了很久,它如蛰伏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经常毫无征兆地冒出来,一遍遍地审视着我的灵魂。那是一个暮春的下午,我看见好几只乌龟四脚朝天躺在湖边的小路上,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它们大小不一,却都是要远离那湾大湖。其时,干旱已经持续了好长时间,炽烈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烘烤着大地。它们为什么要逃离自己的家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们为什么要对着苍天露出自己雪白的肚皮?我本来应该帮助它们入土为安,可我却选择了冷漠。大千世界,众生平等,遇见即是有缘,可我当时并未参悟,白白让这份缘成了一颗忏悔的钉子,时时钉在我的心上。所以,对我来说,埋葬小喜鹊(春天,我还埋葬过一只小麻雀,它一头撞在玻璃上,失去了知觉。我把它捧在手里,期待它能醒过来。可它却越来越冷,越来越僵硬,我只好把它埋在了大树下)也是一种心灵的自我救赎。

夜里,忽然做了一个梦。一对漂亮的小鸟飞到我的面前,停在我手中的那束芦苇上。白芦花、绿苇叶、黑羽毛、红嘴巴,还有穿着一身蓝衣服的我,竟然组成了一幅最美的画。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