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那些“年”  

2016-01-08 22:16:55|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网上看到几篇关于过年的文章,忽然觉得眼睛有些湿润。离开家将近二十年了,忽然发现,这些“年”似乎再没开心过,甚至有时候还伴随着淡淡的酸楚。年,也早已经没有原来的年味了。小时候的那些“年”啊……

那时候,一进了腊月心情就特别好。不管是帮着妈妈擦洗家中的窗户还是被指派去姥姥家帮着洗衣服,我们的步子都会格外轻快,心情也格外好。我和妹妹一边说说唱唱,一边手脚不闲,三下五除二就把所有的活都做好了。有时,也会给忙得脚不沾地的父母打个下手,日子就在这样紧张忙碌而又欢快的等待中过得飞快。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九。这天晚上,我们早早吃过晚饭,早早从衣橱里找出早已偷着看了几百回的新衣服新鞋鞋袜子放到各自的枕头边,早早地钻到被窝里。其实,这一晚是最难入睡的,不时有人从枕头上抬起头来,心满意足地摸一下新衣服,嘿嘿地笑几声再躺回去。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天刚蒙蒙亮我们就早早起床穿戴整齐,焕然一新地站在父母面前。那时,弟弟还没有长个,我们姐弟三人按年龄大小一字排开,父亲忙完手中的活计,看着几乎一般大的三个孩子高兴得合不拢嘴。他教我们稍息、立正,然后喊着“一二一”让我们在院子里齐步走。晨光熹微的清晨,空气中带着浓重的寒意,母亲怕冻坏了我们,隔着门子让我们进屋。我们却并不理会,一本正经地在父亲的口令声中走得精神抖擞。父亲哈哈地笑着,神态间的自得仿佛一个能够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除夕晚上照例是要守岁、拜年的。吃完了饺子,我们先到几个本家叔伯大爷家拜年。这些都是老规矩,一圈下来,每个人的口袋里都装满了花生、瓜子、糖果之类的东西。出门的时候我们嘻嘻哈哈地,心里想的是怎么回答长辈们的问题。比如考了多少分,得了第几名啊等等。回来的路上我们却都是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家跑,谁也不想落后,谁都想第一个跑到家门口。就这样,跑在前面的怕被后面的追上,一边跑一边笑一边回头看,落在后面的就耍赖,揪住前面那个的衣服不让跑。常常是三个人跑着跑着就跑成了一堆,笑成了一堆。快到家门口了,却都变得庄重起来,整理一下刚才被弄乱了的衣角,重新按年龄排好队伍,一进大门就统一好步伐,走到堂屋,我轻轻喊了声“预备”,紧接着三个声音便会一同响起来“爸爸妈妈过年好。”话音刚落,我们也刚好跨进里屋。我们趴在炕沿上笑,爸爸妈妈一边一个坐在炕上也笑。

十八年前,当我离开家,走进另一个家庭,就再也享受不到这种快乐了。离开了滋润我的年文化,异乡的年再热闹也是别人的节日,身在其中,我体会不到真正的快乐。三年前,我亲爱的爸爸永远离开了我们,“家”就变成了老母亲一个人的守望,每次想起家,心里更多的是对母亲的牵挂和愧疚,此生,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体味那些“年”的快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