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那时候  

2015-06-19 23:26:57|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候,我愿意窝在你的怀里,你选择沉默,我也不语,却依然能感受到温暖和幸福。有时候,就在你怀里沉沉睡去,醒来后依然满心欢喜。那时候,我天天在街角等你。每次当你的身影刚一出现,我便欢叫着奔跑过去。你是糖,你是蜜,你是我能想象得到的所有心满意足。那时候,我愿意跟着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看着你宠溺的笑,享受着你把我捧在手心里。我确信,我是你前世的情人,今生越过千山万水来寻你。

那时候,你总在村外等我。不知道自行车为什么总是坏,一个人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心里不是没有委屈。可是一看见你,委屈就变成了欢喜。剩下的路,就变得温馨明亮了起来。那时候,你常常冒着刺骨的寒风去海边为我们搜寻美食。热气腾腾的炕头,热气腾腾的海蛎子,我们吃得酣畅淋漓,你站在一边看得如醉如痴。那时候,你让我们三个站成一排,我们是你的千军万马,你是我们的将帅红旗。那时候,我们五个人挤在一起,日子虽然清苦,可是那个小院,那间小屋,听过我们多少欢声笑语。

那时候,你常常坐着坐着就红了眼珠;那时候,你常常对着星星自言自语;那时候,你常常上午出海,晚上就辗转来到我这里。二百多里路呀,下车还有二十多里。当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夜色早已笼罩了大地,你的脚上,还穿着出海的那双脏鞋子。爸爸,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也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唯一。

那时候,因为我无法回家过节,你踢翻了妈妈洗好的鱼。当我意外地走进胡同,你又像个孩子似的转悲为喜;那时候,我还是愿意靠在你的怀里,尽管他们都笑话我,可我还是毫不在意。爸爸,我觉得在能够看见你的范围内却不靠近你,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那时候,你会亲手为我做菜,为我做鱼。爸爸,你只为我做过一次醋溜白菜,而且是专为我一个人做的,又香又脆又好吃,那种味道至今还在嘴里;爸爸,你知道我有多骄傲吗?我曾经跟很多人说过,我爸爸会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鱼。可是,自从你走后,不管谁做的鱼都没了味道。我知道,我吃的不光是你的手艺,还有你的爱,你的宠溺。

那时候,我以为我们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在一起,因为你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却最终都化险为夷,他们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以为老天会补偿你,会让你过一个幸福无忧的晚年;那时候,我以为你不会那么快就老去,尽管你已经花白了头发,弯曲了脊背,可我还没有长大,有你在,就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那时候,妈妈不在家,你还托人给我包了粽子,那个时候,您的心真是比慈母还细。

那时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的“抱”你。小时候,谁能记得你抱过我们多少次?当我们想要抱一次你的时候,你却变得那么轻,那么细;那时候,多少次把别人当成了你?那时候,多少次在梦里见过你?在梦里,我总是紧紧抱着你,生怕一转身再看不见你;那时候,总觉得你没有远去,远去的那个人不是你。

那时候,有时是你想我,有时是我想你;那时候,不是你来看我,就是我来看你。现在,只能是我想你,可是不管我走到哪里,却再也看不见你。

爸爸,如果还能回到从前,还能见到那时候的你,我一定不会再离开你。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