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记录青春的一场梦  

2013-09-26 20:55:3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我十九岁,高中毕业后进村里的小学做了一名代课老师。十九岁,正是热情奔放的年纪,爱说爱笑的我很快就为暮气沉沉的办公室带来了欢声笑语,自然而然地也跟几个刚从正规院校毕业的年轻教师成了“铁哥们”。

这年秋天,学校里新建了图书室,我软磨硬缠地从校长那儿拿到了图书室的钥匙。兜里揣着那把亮闪闪的钥匙,我年轻的心里腾满了自豪与骄傲,仿佛自己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

那些老教师是没有闲工夫看书的,来找我借书的除了那几个年轻教师,还是那几个年轻教师。每次我都会借故刁难他们一阵子,看着他们对我俯首作揖的样子,我心里总有一种得胜凯旋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他们的乒乓球打得很好。热衷运动的我一下被吸引住了,缠着要跟他们学。可是他们似乎都很“记仇”,无论我怎样哀求都不肯答应。看着我急得要哭的样子,乔坤笑笑答应了。那一刻,我如释重负,恨不得扑上去亲他一口。

乔坤是个不错的老师,他从如何握拍开始教起,小至如何发球大至比赛规则等等,毫无保留地把他所有的乒乓球知识都传授给了我。在他的教导下,我的球技进步很快,甚至能跟他们“杀”上几个回合了。在天长日久的耳鬓厮磨中,我渐渐感到自己的心里生出了一种陌生的情愫,那就是时时想见到他,有时正在上着课也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当时,副校长一家三口都住在学校里,他们有事的时候,也会请我帮忙带一下孩子。有一天晚上,我正陪着孩子玩得高兴,乔坤来了。我看见他的眼睛很快地亮了一下,似乎是为我的意外出现而感到高兴。我心里一喜,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他打招呼。他也就在我身边坐下来,陪着我们一起玩。副校长很快回来了,提议让乔坤送我回家。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既希望他答应又觉得他还是不要答应的好。在我紧张的期待中,乔坤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至今想起来,那仍是我经历过的最美的一个夜晚。一弯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正是“月朦胧鸟朦胧”的意境,晚风吹来阵阵花香,加上身边还有一个他,我甚至怀疑自己是走在一条到处流淌着花蜜的小路上了。那个美丽的晚上,我们一边走一边聊,说了些什么我都忘记了,只记得我们都很开心。

这一晚过后,我沉静了许多。仿佛是为了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快点长大,等到自己真正成熟起来的时候,才有机会嫁给他。

可是,这个机会却永远不会来了,来的却是一记他要结婚的闷棍。那几天,我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却无法阻止对他的思念----尽管他还在我身边,我却已经开始了长久的思念。我能看出来,他看着我的眼神写满愧疚和无奈。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也有深深地不舍和难过。是的,我们的差距太大了,抛开年龄上的差距不提,就是社会地位也相差万里。他是吃“国家粮”的公办教师,而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农村丫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度过那段日子的,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里已经空无一物了,所有的心肺肝脾肾连同灵魂与血肉都跟着他远去了。

就要回家结婚了,离开的前一晚,他在饭店里宴请所有的老师。酒席上,我故意大声说笑,故意不理会他递过来的酒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在如何颤抖,我的胸腔里涌动着一股怎样的热流。我怕一不小心,这股热流就会汹涌而出,淹没我所有能够幻想到的幸福。

这一次,又是他送我回家。一路上,我们各自想着心事,谁也不说一句话。来到那条小河边,我赌气地抢先一步迈出了脚,踏住了立在河水里的一块小石头。他伸手一把把我拉了回来,自己踏上了那块石头。然后,他拉着我的手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慢慢往前挪动。夜色正浓,感受着他手心里传过来的温暖,我的心里却泛上来一股冰凉的寒意。这样温暖的一双手,今生能属于我的却只有这唯一一次!

过了河就离我家不远了,他立在黑暗中默默地看了我一眼,就转身离去了。我固执地站在原地,看着他手中手电筒的亮光越走越远。一股难言的不舍涌上心头,我举起自己手中的手电筒,对着他的方向不停地画着圈。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我爱他!也许是感觉到了我内心的呼唤,在一个高处,他忽然停了下来,冲着我用手电筒来回画圈。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决堤而下了,我明白了,他是在一遍遍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后来,他终于调走了。没有了他,偌大的校园里死气沉沉,就连空气也仿佛被抽走了一般,压得人喘不过起来。考虑了很久,我终于决定再回校复习,参加高考。尽管知道我们已经没有了未来,可我还是希望能早日消除我们之间的差距。总有一天,我要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而不需要时时仰望。

复习的这一年吃了多少苦,只有我自己知道。每次梳头看着大把大把掉下来的头发,我的心就疼得要命。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一定要考上,一定要争气!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喜极而泣。乔坤,我终于走过那座桥了,我终于可以昂首挺胸地大口呼吸了。

见不到乔坤的日子是痛苦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想一个人会心疼,原来想一个人会让你不顾一切。大二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对他的思念,一个人坐车偷偷跑了回来。我要去看看他,哪怕只看一眼,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我去了,看到了他,同时也看到了他身边的那个她。她挺着大肚子,她的手握在他的手里,眼角眉梢全是幸福的笑意。那一刻,我愣在那里,忘记了流泪,忘记了离开,甚至也忘记了呼吸。

从乔坤那里回来后,我大病了一场。我对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一切都会过去。记忆中的一切,不过是我青春时的一场梦,我之于他,不过就是一个迟到的过客。

多年以后,在市里举行的先进教师交流表彰大会上,我见到了他。他是颁奖领导,我是领奖教师。见到我的一刹那,他似乎微微一愣,我也有些意外。可我还是伸出手去,大大方方地和他握了一下手。时隔多年,当年那双温暖的大手似乎多了些苍凉。我微微一笑,手上稍稍加了把力。我想他会明白,我是在告诉他----乔坤,谢谢你,给了我那段青春中美好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