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花间梦7  

2013-05-09 10:44:1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汽车很快就来到了钓鱼场,宏文停好车过去一看,差点笑得没背过气去----佳音一个劲地抱怨鱼不肯上钩,却根本就忘了钓鱼还要用饵。他说:“古有姜太公钓鱼不用钩,今有林佳音钓鱼不用饵,真是有意思。”佳音也不好意思地笑,“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帮我们钓几条吧。”

“谁爱管你们的闲事?连钓鱼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还非得来钓鱼?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哪像个钓鱼的样子?”

晓慧双手叉腰站在宏文面前,一只脚在地上来回抖动,故意板起面孔,“你帮不帮?今天你要是不帮的话,我们四个人就合伙把你扔进去。”说着,用手指了一下面前的鱼塘。她这一说,清华和代薇也都围了过来。宏文只得挂起免战牌,“我真是命苦啊,怎么偏偏遇上你们这些不讲理的人。”

说归说,闹归闹,到最后还是宏文给钓了几条鱼,放到塑料桶里充当女人们的战利品。看看时间还早,清华非要拉着大家到前面的餐饮间去喝点东西。这也是最近刚流行过来的休闲方式,后面是几个或大或小的鱼塘,前面则是布置优雅的咖啡馆、各种娱乐室等。沿着铺着细碎石子的甬道,穿过一个修竹茂密、杂花生香的庭院,几个人捡了一间靠近侧门的幽静的包间坐下。清华也不问大家的意见,自去点了几样点心,又要了四杯果汁和一杯咖啡,几个人闲闲地坐着边吃边聊。

佳音不放心地问宏文:“你把小桶放好了吗?可别让那些鱼跳出来啊。”

清华此时的心情格外好,“就这会的功夫,你已经问了三遍了。要是实在不放心,不如你去车上看着吧。”

宏文笑着对清华说:“你说得真好,简直是说我心里去了。不过这话幸亏是你说,要是我这样说的话,佳音又得拿脚踹我。”

几个人都笑了,佳音啐了一口,“我现在终于知道陈亮那帮哥们为什么怕我了,都是你们这群人给我造的谣,好好的给我安了一个泼妇的罪名。”

大家又是一通笑。晓慧刚才在路边采了一把狗尾草,编成了一只小兔子。此时,她一边玩着这个小兔子,一边笑着说:“也不怪佳音紧张,什么事都是看着容易,干起来就难了。今天要不是宏文,咱们四个恐怕连个鱼影子都钓不到。”她又转头问宏文:“把你那钓鱼的技术给我们传授一下呗?”

宏文作势连连摇头,“这个可不能轻易外传。”见佳音的眉毛又站了起来,又连忙改口,“不过看在大家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告诉你们也不要紧。这钓鱼关键是一个‘沉’字,明白吗?要沉到你眼前的那片水里去。”

清华也没多想,脱口“哎呦”了一声,“那不会水的岂不是要淹死吗?”

代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宏文也笑,“我说了这半天真是白费唇舌了,看来你不懂我的心啊。”最后这一句谁都知道宏文是一语双关的,清华红了脸不做声,佳音和晓慧却都嘻嘻地笑了。

代薇见清华有些不自在,心里反而过意不去,仿佛是自己抢了清华的快乐似的,就想着要说句什么开心的把这事带过去。偏偏一急之下什么话也想不出来,只得用求助的目光看着宏文。

大概宏文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仍旧接着刚才的话说:“有一句话说得好。‘饮自在酒,读喜欢书’,我还想再加上一句,‘钓开心鱼’。等我有了时间,不用再为生计奔波了,我就天天拿个马扎,往水塘边一坐,一本书,一壶酒,一支钓钩的过日子,多美啊。”说到这里,他把双手枕在脑后,身子也慢慢地向后仰去,脸上露出了无限神往的样子。

晓慧却说:“那你也用不着去别处,到时候清华家的鱼塘规模就大了,你就天天去她家钓,钓个年半载的估计也钓不完。”

宏文看了清华一眼,见她垂着眼皮没做声,就说了一句:“那样不好吧?我凭什么天天到人家鱼塘去钓呢?”

代薇本想开个玩笑逗一下清华:“因为年轻的时候他们欠你的呀。”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她的本意是想说大家交情好,彼此不用客气,谁知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不伦不类的一句话。宏文也觉察到了代薇的失言,不觉用嗔怪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这一下,代薇的脸窘得更红了,连耳朵根都火火的热。然而说出口的话却再也收不回来了,她想要解释一下,却又怕欲盖弥彰。只得盼着清华能理解她是口误,别往心里去。

可是清华听了这话却浑身不自在,她脸上虽是笑着的,说出的话却是冷的,“我倒不知道,自己竟然欠了别人的。宏文你说,我欠你什么了,以后我好还你。”

代薇连忙向清华赔罪,“清华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还不知道我吗?笨嘴拙舌的不会说话。”

宏文也说:“你这人也是,代薇就那么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呀。”

清华脸上的笑渐渐凝固了,“开玩笑?这话要是你说就是开玩笑,现在别的人都说我欠你的,可见是你出去宣扬的,不然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代薇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见清华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别人”,心知是恼定了自己,一颗心先就凉了半截。

佳音和晓慧也说大家开玩笑开惯了,说话不经过大脑,让清华别太认真。宏文见代薇急得几乎要淌下泪来,就走到清华身边,低声说道:“人家代薇本是无心的一句话,你就当着她的面和我这样吵,这不是给她难堪吗?”

谁知清华铁了心的非要把事情分个是非曲直,“这时候你倒好心了,处处为别人着想,怎么从来就不为我想一想?这么多年了,我掏心掏肺地和大家交往,到头来却赚得你四处说我欠你的。”这样说着,眼泪就不断地流出来。

宏文本来是不愿为了这些无所谓的小事和清华吵的,现在见清华一个劲地钻牛角尖,又一口咬定是自己出去散布的那种言论,心里也不满起来,心说枉咱们交往了这么久,竟然会把我看成那种小肚鸡肠的人。男人的忍耐本就有限,又见清华淌眼抹泪的,心里更是一百个不乐意,不觉也生气了,“你拍着自己的良心问问,我是那种人吗?漫说你不欠我的,就是你欠我的,我能出去随便嚷嚷吗?”

清华今天憋了一肚子委屈,本来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只要宏文肯哄一下,她心里就有再多的委屈也认了。谁知宏文不但不哄她,反而当着这么多人和她吵起来。见宏文气得脸色铁青,清华又后悔又心疼,可是心里的话没法说出来,只得捂着脸一个劲地哭。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