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花间梦8  

2013-05-11 10:41:0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薇一刻之间得罪了两个好朋友,说实话,这两个人哪一个她也不愿失去,尤其是宏文,那是她心上的人啊。她本来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他面前的,谁知却弄巧成拙。经过了这件事,他还会像过去那样用欣赏的眼光看她吗?虽然晓慧一个劲地开导她,代薇的心里却在一瞬间长满了野草,一会儿感觉被填得满满的,一会儿又感觉到无限的凄凉与荒芜。她觉得自己再站在这里只能让清华更加不快,就捂着脸低头走了出去。佳音一直忙着在解劝清华,此时连忙给晓慧递个眼色,晓慧会意,跟在代薇身后走了出去。她轻轻揽住代薇的肩膀,“代薇,你别介意。清华就是这么个急性子,也许过一阵就好了。”

代薇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都是我这张破嘴不好,其实他们都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却偏偏还要吵个不停。以后我还怎么有脸见他们啊?”

晓慧轻轻地拍着她的手,“没事,大家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尤其是你和清华,从小在一块玩大的,她不会不要这份感情的。”

这一句话说得代薇的泪流得更急了。清华已经把自己划在“别人”的圈子里了,以后,她们还会像从前一样亲密无间吗?

晓慧陪着代薇默默地站在侧门外,却听见屋里的争吵声似乎更激烈了。佳音劝不好清华,就气得过去擂了宏文一拳,“你就不会少说几句?”

宏文心里其实也有几分懊悔,见清华哭得两眼通红,就想着开句玩笑缓和一下,谁知因刚才的那一团闷气还压在喉咙里,虽是开玩笑的口吻,说出的话却让人很有几分反感,“怪不得你女儿那么爱哭呢,全是得你的遗传。”

清华接下来石破天惊的一句话,震得所有人半天都没回过身神来。代薇连忙用手扶住墙壁,眼泪不可遏止的流了下来。晓慧见她的嘴唇抖得厉害,双腿也抖得几乎要站不住,连忙把她扶到走廊里的椅子上坐下。

宏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迟疑着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初听到那句话时,佳音也吃了一惊。她自问聪明过人,什么事都瞒不过自己的眼睛,却再也料不到竟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她连忙捂住清华的嘴,“清华,你可要考虑清楚,千万不能图一时痛快意气用事。要知道,话一出口就收不回来了。”

清华红着眼睛掰开佳音的手,“我就是要告诉他,省得他整天没事人似的不把我放在眼里。”

宏文的声音有些发抖,“佳音,你让她说。”

清华看着宏文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海宁是你的女儿。”

佳音拽着清华的胳膊,使劲摇晃了两下,“清华,你是不是疯了?海宁不是你和海帆的女儿吗?”

宏文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手指哆哆嗦嗦地指着清华,“你撒谎,咱们虽然好了十几年,可是我一直拿你当朋友,从来没有爱过你,也从来没和你……,哪里会有什么女儿?”

佳音见清华和宏文两个人都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海宁倒有几分和宏文相似,尤其是鼻子以下,简直就是宏文的翻版,因此就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清华。

清华委屈得什么似的,“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爱你啊,我就不信你一点都感觉不到。这么多年了,除了你,你见我对谁用过心?”

佳音见清华哭得厉害,就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又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先擦把脸,坐下慢慢说。”

代薇结婚前几天,曾单独请几个老同学在饭店聚了聚。因为代薇是远嫁,怕到时候一乱忙不过来,所以就想提前把自己这面的关系处理好。那天到场的总有十几个人吧,男同学几乎都已经结婚了,女同学中佳音也结了婚。清华的婚期就排在代薇的后面,其余的也都是名花有主了。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挺高兴的,兴致也很高。后来不知怎么就谈到了光阴易逝、世事沧桑上,大家都觉得以后彼此都成了家,肩上多了几分责任和义务,想要经常再聚也是不大可能的,尤其是代薇,最是内向,却偏要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想要见她一面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大家放开了量,喝到很晚才散。代薇后来算了算,那天总共喝了六瓶白酒,五捆啤酒,几乎每个人都是大醉而归,就是不醉的,也有了七分酒意。陈亮因为有佳音管着,喝得比较少,见大家都醉得差不多了,就一个一个把他们都送了回去。清华却自告奋勇地要送宏文回家。那时候夜已经很深了,送了那么多人,陈亮累得眼皮都抬不动了。见清华要送宏文,心里正一百个巴不得,就扔下他们一溜烟地走了。

清华让酒店的人帮着把烂醉如泥的宏文扶到自己车上,烂醉中的宏文睡得那么安稳,那么香甜,像一个初生的婴儿。看着他睡得那么香,清华忍不住俯下身去,从他的额头慢慢地一直吻到他的双唇。宏文似乎清醒了一下,他拉着清华的手,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薇,你别走。”清华心里一痛,真是让自己猜对了,原来宏文的心里一直装着代薇。她想把手抽出来,宏文却攥得更紧了。也许是做梦了,他嘿嘿地笑着,把清华紧紧地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清华的故事讲完了,代薇的心却一点一点地冷下去,虽然阳光依然晴好,可她却感到如同掉进了冰窟窿,全身冰凉。她慢慢地站起身,一步一晃地朝着外面走去。

钓鱼场正建在一座山脚下,出了大门,代薇机械地迈动着步子,一步一步的往山顶走去。山崖上不时闪过一簇簇奔放热烈的野花,此时在代薇看来,这些花全是一张张带着讽刺的笑脸。原来,宏文一直在暗恋着自己,可是他为什么没向自己表白呢?宏文离婚后,佳音曾跟代薇说过他心里有别的女人,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自己。如此说来,自己现在选择宏文也算是彼此心有灵犀了。可是,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以前她还有些微的对未来的梦想,现在她却再也不敢想那些遥远的事情了。处在这尴尬的边缘,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处理好这种种棘手的难题。她也觉得很有必要检讨一下自己的天真和单纯。而之前那些引起自己幻觉和错觉的,不过是许久以前自己在花间做的一个美好的梦而已。现在,梦醒了,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将来都随着这个春日的下午而烟消云散了。

代薇慢慢地在山路上走着,枝头的鸟鸣更增添了她心中的恨意。她恨清华,恨她这几年来对一直蒙在鼓里的自己的所有冷嘲热讽;恨她没有永远守住这个秘密,恨她只用一句话就毁掉了自己今后的幸福;她恨宏文,当初她也不是没有看出他眼里的深情,她的心里也曾起过小小的涟漪。可是更多的时候,宏文给她的只是一个冷冰冰的背影而已,使她疑心自己看花了眼。她在心里一遍遍地骂着宏文是懦夫,都说年轻的时候无惧无畏,可他竟然胆小到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她更恨自己,如果不是刚才说错了一句话,今晚,他或许会和宏文有一个约定;以后,他们或许会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可是,她却又觉得没有必要再恨任何人,她也不想恨任何人,也许,这注定只是一个梦而已。

太阳已经落到了山后,这个白天够漫长的了,是该来点黑暗的色彩褪掉那份过火的热情了。太阳落了明天还会升起,一个人睡了却不知还会不会醒来?代薇站在山顶,朝着夕阳慢慢张开了双臂……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