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人生五味  

2013-04-11 11:12:09|  分类: 笔走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睡眠不好,晚上不想睡,躺下睡不着,这样的后果就是白天无精打采、呵欠连天。忽然想起朋友送我的那瓶咖啡,都说咖啡提神,索性带到单位去。女儿连忙跟在后面提醒我,咖啡是苦的,别忘了再带点糖。我一笑置之,品的就是这个苦味,若加上糖,岂不是不伦不类了?

没喝之前,我做好了充分的“吃苦”准备,可是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除了入口稍微有点苦之外,整整一天,我都感觉齿颊生香。是这些经过加工的咖啡失去了原味还是我的味蕾比较乐于亲近那份苦涩?

想起前些日子牙疼时用过的一个偏方,把黄连焙干碾成细末与鸡蛋同炒食用。去药店买黄连时,医生也曾善意提醒,黄连是世上最苦的东西,要少用。当时我的心里也揣了一份忐忑,怕那份苦涩难以下咽。古语不是说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吃。可见这黄连之苦是占了天下第一宝座的了。可是真正吃起来的时候,我却没觉得这黄连有多苦,不过是和平常吃的苦菜、苦瓜一样,稍微有点苦涩罢了。有了这两次经历,我得出一个结论:我的身体系统比较乐于接受苦的东西。(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许,我成为人上人的机遇指日可待了。呵呵。)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有些排斥甜的东西。小时候,我有偏头疼的毛病,我妈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偏方,说是用刚出锅的馒头蘸蜂蜜吃,然后盖好被子捂出一身汗就会好。那时候的蜂蜜多金贵呀,好在我们村前有一大片槐树,每年开花时节都会有养蜂人千里迢迢的赶来。我爸就会去买上一瓶,专为给我蘸馒头吃。每次一看见我妈蒸馒头,我就发愁。看着那瓶金黄的蜂蜜,妹妹和弟弟馋得直流口水。妹妹甚至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偏头疼的毛病。可是那瓶蜂蜜对我来说与毒药无异。在妈妈的监视下,我皱着眉头吃下一个蘸满了蜂蜜的馒头,然后就躺到热炕头上发汗。每次我都在心里默默念叨,老天啊,保佑我这次好了吧,以后就再也不用吃那难以下咽的蜂蜜馒头了。可是事与愿违,我的偏头疼却一直不见好,也就一连吃了几年的“蜂蜜毒药”。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喜欢吃甜的东西。糖也好,蜂蜜也好,远不及一粒辣椒对我的吸引力大。

我自问不是一个馋嘴的人,但是每次一看到辣椒,我就迈不动腿了。农贸市场的辣椒、菜地里的辣椒、挂在人家屋檐下的辣椒……都能吸引我贪婪的目光。平生最爱吃的一味菜就是辣炒土豆丝,小时候我不吃荤腥,肚子里满满的都是辣炒土豆丝。只要饭桌上有这个菜,我必定两眼放光、饿虎扑食一般就扑了上去。每次不吃得肚皮溜圆、满面红光决不罢休。

开了荤戒后,我的美食领域大大拓宽。只要是带辣的东西,我都照单全收,吃得不亦乐乎。辣子鸡、辣炒鸡心、辣味鱼、毛血旺、老虎菜,各种重口味的辣轮番上阵,口腹之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常年吃辣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排毒。原先我有便秘的毛病,自从与辣椒结缘,便秘也不治而愈了。一顿辣椒下去,感觉通体舒畅,从肠子到胃都像被洗过了一般,清清爽爽,利利索索,感觉一身轻松。

在五味中,最耐不住的便是酸了。别人可以一口气吃两三个苹果,我只吃一口就会酸倒牙齿。杏子、草莓,别人越吃越甜,我却越吃越酸。等到我呲牙咧嘴的吃完一个苹果,不管再吃什么东西都会牙齿酸软无力。所以,我轻易不敢相信别人对水果的酸甜定位,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我只浅尝一口。

苦甜辣酸轮番登场,最后该来说说咸了。咸这东西和辣一样,也可以开胃下饭,但是吃多了对人体不好,会增加肾脏负担。但是在漫长的饮食文化中,咸还是牢牢占了一席之地的。腌腊肉、腌咸菜、咸鸭蛋、腌咸鱼…….各种各样的腌制品都离不开一个咸字。冰天雪地的冬天,万物沉寂,端上一盘自己腌制的小咸菜或者切上一段自己腌制的咸鱼,就着红泥小火炉,窗外是呼呼地风声,室内却是一番热气腾腾的生活景象,抿一口小酒,怡然自得地品尝人生百味,这样的日子,多美。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