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婆婆丁  

2013-03-20 16:31:28|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料峭的春风里,不经意间,一朵黄色的小花映入了我的眼帘。正是乍暖还寒时候,瑟瑟的北风直扑人心怀,让人不由得缩手缩脚。可是这小小的婆婆丁,却斗风沙,战雾霾,不因风寒、不因地冷而爽约,紧随着春天的步履一步步地走近了人们的身边。

  这小小的黄花,翠绿的叶子在寒风中显得那么单薄,却又如此从容淡定,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故去的两位亲人,想起那些婆婆丁肆意盛开的温暖春光。

  我们姐弟三人都是姥姥一手带大的。我小的时候,母亲奶水不足,也没有饼干奶粉之类的东西,都是靠姥姥一口地瓜一口饼子的把我喂大。常常是母亲上工回来,还看见姥姥抱着我坐在门外的石凳上,燕子将雏般地喂着上一顿的饭。姥姥体弱多病,常年不断药,亲戚朋友经常给她送点滋补品。姥姥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了我们。我们虽然馋得肚子里伸舌头,但是也都知道那是别人送给姥姥的,说什么也不肯吃。这时候姥姥就生气了,脸涨得通红,憋得半天上不来一口气。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在姥姥的监视下把那些好东西吃下去。每当这时,姥姥就比自己吃了还高兴,喘气也顺溜了许多。

姥姥小时候上过私塾,记忆力也好,能够完整地背诵很多当年学过的文章,这很让我们几个叹服,但是姥姥的这种本领我却没有学到手,总是学过就忘,只能记住一些简单的儿歌。“扁豆牙,红根根,俺给姥娘韧针针。俺给姥娘韧不上,姥娘打俺三柱棒。俺到南河哭一场,回来还是亲姥娘。”这首儿歌不知是姥姥自编的还是原本就有的,反正我觉得特贴近我们的生活,因为姥姥本身是个裁缝,很多时候,需要我们帮她穿针引线。但是姥姥却从来没有因为我们针韧得不好而责骂过我们,更别提用柱棒打了。

上学后,和姥姥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但是每次放学我都会先去姥姥家坐一会儿,有时候姥姥正忙着,或者正在炕头上穿针引线,或者正在灶台上做饭,我飞快地跑进门,和姥姥说上几句话再回自己家。同学送我一块糖也不舍得吃,宝贝一样的攥在手里回家给姥姥吃。姥姥不要,我哪里肯依,非掰着姥姥的嘴把那块糖给塞进去。有一次争执得急了,我和姥姥双双后仰跌坐在地上。姥姥拗不过我,只得用牙把那块糖咬成两块,祖孙二人一人一半吃得心满意足。

  后来,我越长越大,越走越远,但是无论多远,每次回家先去姥姥那儿报到的习惯却一直没改。随着年龄的增长,烦心事越来越多。哪一门功课落后了,哪一个同学说了一句过激的话,哪一个老师对我翻白眼了……这些对母亲都不愿说的话对着姥姥却能滔滔不绝。姥姥入情入理地帮我分析原因,再安慰我几句,刚才还忿忿不平的心立刻平静下来。等走出姥姥家的时候,天空就又是一碧如洗、纤尘不染的了。

姥姥有严重的哮喘病,每年的冬春时节都要犯上几次病。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四处打听哪里有特效药或是偏方。有一次,我听同学说一种药片很管用,特意从自己原本不多的生活费里省下几块钱给姥姥买了一瓶。姥姥吃了这种药,一个冬天没有犯病。姥姥很高兴,我也很有成就感,仿佛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后来,我听人说用婆婆丁泡水能除去病根,就天天拿着铲子在野地里转悠。那时,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做这件事却一点也不觉得累。初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发现一颗婆婆丁的心情不亚于发现了一座宝藏。回到家仔细地择好洗净晾干,攒了一小捆送给姥姥,姥姥高兴得逢人就夸自己好福气----姥姥没有儿子,几个外孙却比别人家的孙子都要孝顺。

可是,姥姥最终还是走了,自从姥姥走后,我再没有挖过婆婆丁,只是每到婆婆丁开花的时候,看着那些黄色的小花,总会想起姥姥慈祥温和的笑脸。

小时候,我是有名的“假干净”,唯独不嫌弃两个人,除了姥姥,再一个就是父亲。去别人家里做客,渴死也不敢喝水,怕人家的碗不干净。在外面疯得满头大汗地跑回家,家里人正围坐在一起喝水。有人好心地递给我一杯水,我看也不看,端起父亲眼前的杯子一饮而尽。众人就笑,跟我开玩笑说父亲的杯子是最脏的,我却一本正经地回答,父亲的再脏我也不嫌,因为这杯子上有了父亲的味道。要是碰巧父亲不在,我就会自己动手洗净一只碗,倒满水后嘴却不肯碰着碗沿,而是像狗那样把嘴扎到碗中间去喝。

 小时候,我不吃肉,每次吃饺子都要父亲把我碗里的馅抠净了才肯吃。如果饭桌上有用肉炒的菜,我宁可吃咸菜也不肯去夹一筷子菜。父母觉得我仿佛受了虐待,千方百计地哄着我吃点肉。实在推不过去了,我会端详半天然后动手夹出一块瘦肉,可这块肉上往往会不合时宜地拖着一点白膘。每逢这时,父亲总会小心翼翼地把那点白膘咬下去,把剩下的没有一点杂质的瘦肉塞到我嘴里。经过父亲加工的肉总是会神奇地没有了原来的那种腥膻味,而是带着父亲近乎宠溺的爱,带着我享受特殊优待的虚荣和满足,吃起来有一种回味悠长的鲜香。

小时候,父亲是我的保护神。我深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我和父亲一定是有很深的渊源才得以修来今世的父女情分。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亲有一万条理由亲近儿子,可是他却把更多的爱播洒在了我的心间。我也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总爱缠着母亲,却愿意时时刻刻腻在父亲身边。父亲坐在炕上,我就会挤到他身边;父亲坐在院子里,我就搬个小板凳坐在他身前;父亲去干活,我就蹲在街角等他,每次他的身影一出现,我就会欢叫着迎上去;父亲出去玩,时间久了不回家,我必得软磨硬缠让母亲或是小姨把我送到父亲玩的那户人家……在我心里,父亲的地位要远远高于母亲。有时候,母亲的半天唠叨甚至比不上父亲的一个眼神管用。

去年春天,父亲的咽炎又厉害了。回家的时候我们闲聊起来,一个邻居说喝婆婆丁水可以消炎止痛。春光正好,天气晴和,午饭后我极力撺掇父亲和我一起去挖婆婆丁。父亲宽厚地答应了。于是,我挎着一个小篮子,父亲扛着一柄䦆头,父女俩相携着出了门。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父亲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虽然粗糙却给人一种温暖的力量。

表舅的房子盖起来十多年了一直没人居住,院墙多已倒塌,一扇破门也摇摇欲坠。院子里却是一片金黄,原来正是安分随和的婆婆丁。我从残破的院墙翻了进去,父亲稍后也从那扇破门里进到了院子。我们像发现了一座金矿,兴高采烈地把所有的婆婆丁尽收囊中。

 在温暖的阳光下,我们慢慢地来到了南山坡。水塘边、沟渠旁、桃林中,到处是风姿绰约的婆婆丁。岁月静好,时光安然,天地间仿佛只有我们父女两人,到处是浓浓的春光在流淌。我和父亲拉着家常,把那些摇曳生姿的婆婆丁一个一个收到篮子中。直起腰来,抬头望一望远山、丛林、大海,双脚踩在松软的泥土上,心里感觉从未有过的踏实。

 这一个温暖的午后成为我们父女两人唯一的一次合作挖野菜。很多的时候,都是我心安理得的吃着父亲从树上捋下的槐花、从山间采来的蕨菜和山菜、从海里捞上来的海菜……父亲走了,以后再吃到这些菜总会想起父亲,想起父亲黝黑的脸庞和憨厚的笑容。只是再吃这些菜的时候,却再也吃不出原来的那种美味了。

 现在,在这料峭的春风里,只有这淡雅的婆婆丁,如姥姥教过的儿歌,像父亲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抚过我的心头,任凭多少离别愁绪,随风飘落天涯。


           备注:婆婆丁即蒲公英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