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创)最后一桶虾酱  

2013-11-01 20:04:46|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夜,又梦见了父亲。在梦里,父亲总是消瘦的,这总会让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

从梦中哭醒,记忆也一下苏醒过来,那些过去的点点滴滴轻轻推开时间的大门,悄无声息地来到我的面前。

父亲最后一次来我家,是我和老公还有儿子一起回去接的他。之前我怕他拒绝,一直没有告诉他。没想到父亲却主动提出来让我回家去接他。我有些意外,父亲一直不愿给我们添麻烦,这次怎么如此反常呢?

家里,父亲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行装。冰箱里两个抽屉的上好面条鱼;还在晾衣绳上挂着的几条咸鱼干;三盒冰好的海虾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我粗略检看了一下,除了两身换洗衣服,满满的两大袋子全是带给母亲的东西。

父亲特别提到一桶虾酱,说是现在已经“发”好了,吃起来肯定鲜香可口。趁着做饭的间隙,父亲还特意把那桶虾酱指给我看----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这桶虾酱已经呈现出诱人的彤红色。父亲甚至还美滋滋地说,你妈见了肯定喜欢。

母亲那时正在遥远的东北照顾自己的儿子媳妇和小孙子,父亲和母亲分别已经半年多了。少年夫妻老来伴,为了儿女,原本应该彼此慰籍共度晚年的两个人却不得不一次次的分开。母亲离乡背井,从小在海边长大的她始终吃不惯寡淡的东北菜,原本有些臃肿的身材一下就变得单薄起来。父亲一个人守在家里,陪伴他的,只有日复一日的孤独和留在记忆中的那些欢声笑语。

听说父亲要出远门,邻居过来为父亲送行。他半开玩笑地对父亲说,可怜的老瘦,又要“闯东北”了。邻居的眼圈红了,我的眼睛也不自觉地湿润起来。可是父亲却始终乐呵呵的。后来想起来,总觉得父亲当时的神情不像去见老伴,倒像是一个孩子急着去见阔别已久的母亲。

走出去很远,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那些虾酱是半液态的,过安检的时候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关。尽管可以办理托运,可我们还是觉得随身携带比较省心一点。而且父亲是第一次一个人坐飞机,不知道下飞机后该如何取回自己的物品。我话刚一出口,就见父亲懊悔得又是拍手,又是跺脚----那桶最重要的虾酱忘记拿了。平时从来没对我大声说过话的父亲破天荒地朝我发了火,埋怨我没有及时提醒他。我连忙辩解,装车的时候我明明看见儿子提着一个塑料桶放在了车上,那里面也是装着彤红的东西。父亲急得脸红脖子粗,说那是母亲爱吃的香椿芽。我不得不佩服父亲的细心,为了不让母亲错过当年的香椿,父亲特意把香椿细细地切碎,用盐腌好,再一点点装进塑料桶里。父亲还不无惋惜地告诉我,因为桶盖没拧好,大半桶香椿只剩下很少的一点了。

见父亲急成那样,老公说要不咱们再返回去拿吧。父亲看了一眼挂在西山上的太阳,说还是算了吧,来回再折腾一次天就黑透了。此后的一段路程,父亲一直郁郁寡欢,仿佛遗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为了安慰父亲,我说明天我到超市里再去买一桶虾酱。父亲看了我一眼,说你知道什么,超市里的虾酱怎能和咱们自己做的虾酱比?那个味,简直差大了。

在我家住了一晚后,父亲坐第二晚八点的飞机去了东北。还是我们三个去送的他,已经是6月份了,很多年轻人已经穿上了夏装,可是瘦弱的父亲还是穿着厚厚的毛衣,戴着那顶已经有些老旧的藏蓝色帽子。我看着他在等待安检的队伍里慢慢移动,即将通过安检的时候,儿子踮起脚尖喊了一声姥爷,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涌了出来。父亲微笑着回过头来,朝我们慢慢地挥了挥手。这是父亲留在我记忆中的最后一个动作,仅仅二十天后,父亲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那桶虾酱,注定成为父亲最大的遗憾,也将成为我和母亲一生的痛。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