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中篇小说 敏儿河19  

2013-01-05 12:08:2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要离开这片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土地了,秀敏的心里除了不舍还是不舍。可是,为了给父母一个安定的晚年,为了给依依一个自由自在的生存空间,她别无选择。

看着秀敏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彩云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点忙也帮不上。今天,她特意包了秀敏爱吃的韭菜虾仁饺子,算是给她那颗饱受创伤的内心一点慰抚吧。

看见秀敏满脸的凝重,彩云知道她心里肯定藏着什么事。她拦住秀敏,“今晚到我家吃饭去,我包了饺子。”又回头对秀敏的母亲说:“婶子,一会让张涛给你来送啊。”

秀敏想起自己就要走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和彩云好好聚一聚,从此以后,天涯相隔,谁知还有没有再见的可能?每念至此,秀敏那双忧郁的眼睛就会显得更加忧郁。

秀敏刚一开口,眼圈就红了,彩云也垂泪不已。从小到大,两人从未分开过,好得如一对亲姐妹。现在秀敏突然说要走,彩云一时间难以割舍。她不住地给秀敏夹菜,“多吃点,以后怕是想见你一面都难了。”说着,两个人的眼圈又都红了。

晚饭后,秀敏要回家,彩云执意不肯。说是很多年没和秀敏同榻而眠了,临别了,怎么着也要补上这一课。说着又让张涛去跟秀敏的母亲说一声。秀敏连忙叫住张涛,叮嘱他千万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张涛出去很长时间才回来,说是秀敏的父亲回来了。秀敏一听就要回家。彩云一把扯住了她,“从明天开始,你有的是时间和你爸妈在一起。今晚你哪也不许去,就在这里陪我。”

夜里,彩云把张涛撵到了儿子那屋,自己和秀敏抵足而卧。两人叽叽呱呱地说一阵、笑一阵、又哭一阵,直到后半夜才各自睡去。

秀敏睡得正香,猛地被一声凄厉的喊声惊醒。她推推彩云,“彩云,你刚才听见喊声了吗?”

彩云支愣着耳朵听了半天,“你是不是做梦呀?哪有什么喊声?”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秀敏心头,她穿上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茫茫夜色向家中跑去。

在夜幕的掩护下,一个黑影爬上门前的槐树后,纵身一跃跳到墙头,复又从墙头跳到院子里。他贴着墙根来到门前,从口袋里掏出特制的工具,对着门栓上下左右移动了几下,房门就无声地打开了。

黑影摸索着进了秀敏的房间,对准床上的那个人就举刀刺了下去。谁知一刀下去,却是软绵绵的。黑影正在纳闷,只听“啪”的一声,灯亮了。黑影本能地抬手挡住自己的脸。

只听有人说道:“吴京,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狠心。”吴京听出是张涛的声音,不觉吃了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张涛与秀敏的父亲赫然站在自己身后。

吴京指着秀敏的父亲问张涛:“你不是说他回老家了吗?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竟然敢骗我?”

张涛平静地答道:“我没有骗你,大叔是晚上刚回来的。我只是不想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原来,张涛给老人送饺子时就碰到了吴京,吴京听说秀敏就要走了,心里立即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是怨恨还是苦涩。

张涛见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凶光,心里不由得后悔自己的多嘴。碰巧彩云又让他去给秀敏的母亲送信,正好秀敏的父亲也回来了,就顺便提醒了他们几句。

回家躺下后,他越想越不踏实,想起秀敏特意嘱咐自己不让告诉任何人,又想起吴京眼里的杀机,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秀敏一家把老弱病残全部占齐了,倘或因为自己一句话再发生点什么意外,自己后半生岂不要愧死?

想到这里,张涛又一骨碌爬了起来,他没有惊动彩云和秀敏,径直来到了秀敏家。

当看到吴京挥刀砍下去的时候,张涛彻底地失望了。失望之余他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补救及时,否则这一刀下去,一条人命就将命赴黄泉了。而自己,也将成为可耻的帮凶。

吴京挥舞着手中的刀子,“你和别人一起算计我,你能对得起我吗?我告诉你张涛,我要是栽了,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一个苍老的声音颤巍巍地从张涛身后传来,“吴京,我家秀敏够苦的了,求求你放过她吧。今晚的事咱就烂在心里,全当你们来婶子这里串门子了。”

张涛本来已经安顿秀敏的母亲在厢房里休息,没想到她还是不放心跟进来了。

吴京冷冷地道:“你们只看到秀敏苦,谁看见我心里的苦了?这么多年了,她始终不肯正眼看我一眼。这些我也认了。可是为了她的孩子,我老婆好容易怀上个孩子却没了。”

说起孩子,吴京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他咬牙切齿地喊道:“如果不是她,我能落到这步田地吗?我恨她。我的心里不好受,她也别想好过。实话告诉你吧,我和秀敏的仇这辈子解不开了。”

老太太见吴京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秀敏身上,就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劝道:“吴京,不是我向着自己的孩子,我家秀敏就是脾气犟点,她也没碍着你什么事呀?你的孩子没了,秀敏心里也愧得慌,这不也大病了一场吗?好孩子,听婶一句话,过去的事就算了吧。你们这么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看,我也是快四十岁才有的秀敏……”

吴京狂怒地打断了老太太,“我不管,反正我的孩子是因为你家秀敏给没得,这笔账,我早晚得让秀敏还。”

张涛见吴京钻进了牛角尖,怕他把事情闹大了,就劝慰道:“吴京,算了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孩子已经没了,你让秀敏怎么还呀?”

 吴京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除非秀敏给我生一个。”

彩云和秀敏几乎是一前一后踩着吴京这句话的尾巴进来的。彩云平顺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和怒气,冷笑着对吴京说:“吴京,亏你好意思说出这种话。你也不想想,谁是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归根结底,都是你的虚荣心在作祟。”

吴京见所有的人都把矛头对准了自己,气得几乎要发疯了。他不能忍受秀敏对自己的冷漠,更加不能忍受这么多人的指责。

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目光把所有的人都掠了一遍。当他的目光定格在秀敏身上时,秀敏分明感觉到那里面已经喷射出了复仇的烈焰。暴风雨终于要来了。那么多日子过去了,秀敏一直如在钢丝上一样提心吊胆着。现在,是该了结的时候了。

秀敏从容地往前迈了一步,平静地说:“吴京,我知道你恨我,我更恨你。我现在才知道,程刚的车祸是你一手导演的。做了那么多坏事,你不怕半夜鬼敲门吗?你过不了几天自由的日子了,明天我就去报警,你就等着上断头台吧。”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程刚竟然不是死于车祸,而是死于谋杀?而且那个谋杀他的人竟然是人人称道的大好人?

吴京可怕地狞笑着,“你凭什么说是我干的?警察会相信你的一派胡言?”

秀敏从怀中掏出那本笔记本,递给身边的张涛:“张涛,念。”

张涛把秀敏折好的纸页抚平,轻轻念道:“几天了,那辆牌号是xxxxx的外地车总是跟在我身后转悠。那个司机的眼神也怪怪的。我知道,这一定是吴京在捣鬼。前几天,他还气急败坏地说要找人把我弄死,大不了他替我养着老婆孩子。报警吧,没有真凭实据;不报吧,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看来只有自己多加防范了……”

张涛合上日记,“我记得很清楚,撞倒程刚的就是这个车牌号。吴京,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可惜我一直把你当哥们。”

吴京得意地狂笑着:“可惜你们知道的太少了。你们再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为什么救护车会迟迟不来了。”

彩云脱口骂道:“吴京,你真是个卑鄙小人。”

吴京狂躁地转着圈,手上的尖刀在灯光的映射下发出冷冷的寒光。他像一头陷入绝境的困兽,拼命地做着垂死挣扎。

“是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上他。我就是要弄死他。你们这帮傻瓜,程刚都死了三四年了你们才想起报警。告诉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就是死,我也要和秀敏一块死。”

话音未落,他“嗷”地大叫一声,挥舞着尖刀猛地向秀敏扑了过去。

彩云吓得躲到了张涛身后,她不敢看那血淋淋的场面。秀敏也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生命于她早已失去了意义,既然这样,不如死去,这样就可以到下面和程刚团聚了。

可是她没有等来吴京的尖刀,却觉得有人在自己的眼前倒了下去。耳边同时传来张涛和彩云的惊呼声。

秀敏慌乱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惊呆了,她歇斯底里地大喊了一声,“爸爸”,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下。

关键时刻,又是父亲挺身而出,整整一个晚上,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密切地关注着吴京的动向。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手中始终紧紧地握着一把匕首。女儿是自己的命根子,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看到吴京要刺秀敏,他手里的匕首准确地向吴京飞了过去,同时,他抢前一步挡在了女儿的面前。

父亲艰难地睁开眼睛,他颤抖着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着秀敏的脸颊,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慈爱与不舍。

秀敏觉得仿佛被人在心头上射了一箭,整颗心都在淋漓着滴血。她狂乱地哭喊着,“爸爸,是我害了你呀;爸爸,你可不能扔下秀敏不管呀;爸爸……”

带着对女儿无尽的爱,父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可是秀敏却觉得父亲一直跟在自己左右,从未离开。闭上眼睛,她就会看见父亲笑眯眯地站在自己眼前,眼睛里还是那种慈爱的光芒。两棵槐树的叶子慢慢地变黄了,一片片的落叶在空中飞舞着,旋转着,它们也要追随父亲去了。

怀抱着父亲的骨灰,秀敏和母亲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她把父亲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又听见小时候父亲把自己扛在肩头时那爽朗的笑声。

听说父亲走了,十里八乡的人都赶来见了父亲最后一面。几十年来,父亲已经成为了乡邻们的一面镜子。本来,村里人要给父亲办一个隆重的葬礼的,秀敏和母亲拒绝了。父亲太累了,现在他睡着了,她不想再让那些尘俗中的纷扰打搅父亲了。

秀敏最后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家,用一把大锁锁住了自己所有幸福与痛苦的回忆。槐树的叶子都落光了,显得格外凄楚孤单。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雨丝。如丝如缕的细雨把所有的一切都笼罩了起来,天地连成了一片。

彩云站在墙角,目送着秀敏一步步远走。

墙外,只留下一声长长地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