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创)残阳祭  

2012-04-07 19:16:22|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姥姥走了,没来得及见我们最后一面。姥姥一生被哮喘病所累,每个冬天,我们都提心吊胆的看着骨瘦如柴的姥姥,担心她熬不过去。有一个冬天,姥姥犯了病,医院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但是姥姥又奇迹般的好了起来。我们都暗自庆幸,以为姥姥这次也可以化险为夷。谁知姥姥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揭开敷在面上的黄裱纸,姥姥清瘦的面容平静安详,似乎走得很从容。屋子里哭声一片,所有的人都哭得肝肠寸断,就连一向霸气蛮横的姥爷也老泪纵横,两行鼻涕一直流到他手里拿着的烟袋锅子里。

姥姥是被姥爷从青岛“骗”回来的。刚来的时候,姥姥穿着漂亮的旗袍,乌黑的头发在脑后烫成一个大大的波浪卷,一张樱桃小嘴上涂着鲜艳的口红,脚上还穿着一双走起路来咯噔咯噔响的高跟鞋。在人们的眼里,姥姥简直比画上的仙女还好看。有些好心的人还替姥爷担心,这么个林黛玉似的娇滴滴的人物会跟着你过一辈子?

事实证明,人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姥姥把所有华丽的衣服都锁进了箱子里,换上乡下的粗布衣裳,用一双柔嫩的肩膀挑起了一个家庭的所有风雨。知道的人都说姥姥没福,年轻的时候吃了太多的苦,生活条件好了却落了一身病。也许人老了真的会看开很多事,年轻的时候姥爷并不珍惜姥姥,稍有不顺就会对姥姥拳脚相向。逐渐的上了年纪之后,姥爷的脾气收敛了许多,经常和姥姥一边一个或者闲话家常或者抬抬闲杠。到最后,姥姥的哮喘病不但越来越厉害了,而且又添上了回头红的毛病。也许是想弥补以前的过失,姥爷不用妈妈和姨妈们动手,自己每天把姥姥换下来的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

现在,姥姥年轻时的照片还挂在墙上,明眸善睐,顾盼生辉,风华绝代;她本人却静静地躺在那里,整个身体如一枚风干的冬枣,唇角再也没有我们熟悉的那抹微笑。两相对比,所有人的眼泪都是滚滚而下,就连几个来帮忙的男人的眼圈也都是红红的。

哭得最凶的是小姨夫。姥姥一生只有四个女儿,小姨夫就倒插门做了上门女婿。结婚不久,他的娘就得病死了。下葬之后第二天,他就在大街上高唱?十五的月亮?,满街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就开玩笑说,没见过还有死了娘唱歌的。小姨夫却满不在乎,死了的已经死了,我就是哭得再多也不能把她哭回来,还不如唱唱歌。现在,有人见小姨夫哭得呜呜咽咽的,想起往事,不禁暗地里叹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小姨夫在姥姥家十多年,姥姥从未和他红过脸,却经常拖着病身子给小姨夫洗衣做饭,还一手带大了小姨夫的两个孩子。小姨夫干的是出海费力的活,不管什么时候回家,都能吃上姥姥做的热乎乎的饭菜。不过他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爱喝酒,年轻轻的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里。时间一长,小姨每次看见小姨夫喝醉了都生气不理他。一次,病中的姥姥看见小姨夫醉醺醺的睡在地上。叫也叫不醒,推也推不动,就一步三喘的到我家里让我爸去把小姨夫扶到炕上,爸爸生气的说不用管他,谁让他醉成那样的,姥姥就很着急,说地上凉,身体受了凉气就不好了。爸爸见姥姥急得气都喘不上来了,就过去把小姨夫扶到了炕上。将心比心,小姨夫怎能不从心底里把姥姥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呢?

一阵嘶哑的哭声从我的侧面传了过来,大姨一声声的叫着“娘”,叫着“亲娘”,姥爷刚刚干了的眼角又涌出泪来。直到十多岁,我还不知道大姨并不是姥姥的亲生女儿。姥姥跟着姥爷回到村里的时候,大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姥爷隐瞒了自己曾经有过一次婚姻的事实,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是姥姥离开姥爷,离开那个穷家的最好理由,但是姥姥却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下来,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大姨,大姨出嫁的时候,姥姥从箱子里拿出自己最漂亮的两件衣服送给了大姨,让大姨着实的美了一回。大姨结婚后正赶上最困难的那个年代,家里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姥姥就瞒着姥爷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地瓜干都给了大姨,自己去地里剜那些牛都不爱吃的“鼻涕疙痂”充饥。姥爷知道后不仅没有体谅姥姥,反而把姥姥摁在地上一顿暴打。后来,大姨看见姥姥浑身的瘀青,哭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现在,大姨这一声“亲娘”想必也是发自肺腑的呼喊吧?

长辈们聚在一起商议给姥姥做冥器的问题,本来这种问题是轮不到孩子们插嘴的,但是表弟却提出要给姥姥扎两个警察,说是姥姥太善良太软弱了,有警察保护就没人敢欺负她了。这个提议几乎是全票通过。我听见妈妈赞赏的对表弟说,你姥姥没白疼了你。的确,姥姥太善良太软弱了,挨了姥爷一辈子打却一句话没骂过姥爷,一个脏字没说过,对我们这些小辈更是没说过一句重话。不管事情本身是大是小,与姥姥有没有关系,姥爷都会借题发挥,把姥姥重重的打上一顿,六岁的时候,我和同伴一块玩,结果不小心掉进村里的蓄水池,差点没淹死。幸好邻居路过把我救了上来。为了给我压惊,姥姥去邻居家借了一瓢面要给我烙饼吃。人还在路上,就被姥爷一个巴掌扫在了地上,那瓢面也洒了一地。姥爷一边打一边骂,全然不顾我在一边吓得哇哇大哭。姥姥一声不吭的忍受着,只是用疼惜的目光看着我。

不光对姥爷,姥姥对所有的人都采取了忍让的态度。不管别人给她什么亏吃,姥姥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她洗的袜子晾在院子里,去收的时候却一样少了一只。明明知道是谁干的,姥姥却不声不响的把事情瞒了过去。我长大后,姥姥曾经告诉我,说人欺不算欺,只要家里人都健健康康的,就是最好的福气。现在,姥姥走了,没有了亲人的陪伴,她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会不会迷路?那里会不会有人再为难她?她的“新家”在那个山岭上,不知道有风雨的时候姥姥会不会孤单害怕?枯灯静坐的时候,谁听她唱起那些古老的童谣?那么,就让这两个警察替我们完成以后的事吧,愿她老人家从此后都能一切圆满。

刮了两天的西北风渐渐地停了,久违了的太阳也温暖的照耀着大地,姥姥啊,你活着的时候不忍我们受一点苦,现在,你还是处处为我们着想。这普照大地的太阳就是您请来的吧?您怕我们给您送行的时候会冷,所以才送给我们这样一个冬日里难得的艳阳天。唢呐吹起来了,喇叭响起来了,姥姥,我们送您上路了。我和妹妹跟在队伍的最后边,哭得几乎不能成行。按照当地的习俗,外孙女是不用给姥姥送殡的,可我和妹妹还是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山水万里隔得了距离却隔不断我们对姥姥的亲情与思念。从小到大,我和妹妹都是跟着姥姥长大的。忘不了,每个寒冷的夜里姥姥那温暖的怀抱;忘不了,门前的石磨上姥姥一口一口的喂我地瓜干;忘不了,第一天上学时姥姥为我做的花书包;忘不了,第一次来潮时面对我惊恐的眼睛姥姥欢喜与欣慰的笑……生命中那么多的第一次,似乎每一次都有姥姥。那些珍贵的记忆,每一节里都包含着姥姥对我们无私无尽的爱。

妈妈曾抱怨我们不和她亲,反倒和姥姥亲。是的,每次回家,我们都会顺路先去看望姥姥,童年时的无知,少年时的烦恼,婚后的琐事,和姥姥唠叨上一阵,心里就会豁然开朗。姥姥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却始终保持着一颗乐观向上的心。她说,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也会对你笑。她还说,要学会适应环境,而不是让环境适应你。当初我离开家的时候,妈妈既不舍又为我担心,姥姥却不住的给我打气,说出去历练历练就好了,现在,我终于历练的见人说话不害怕了,却再也见不到我亲爱的姥姥了。如果可能,我还是愿意回到从前,害羞的我哪也不敢去,只是依偎在姥姥身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烟火味,听她讲从前的那些往事。

“啪”的一声,送老盆响亮的摔在了地上,小姨夫哆嗦着嘴唇说道,娘,上路吧。我们呜咽着伏在地上,目送着姥姥“坐”的那顶宽大的轿子渐渐走远。残阳如血,姥姥,就连老天也为你哭红了眼睛。我们郑重的朝着姥姥远去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姥姥,祝您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