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中篇小说 敏儿河16  

2012-12-29 12:31:4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京得意地哼着小曲,径直来到了藏匿依依的地方。当初为了找一个安全可靠的地方,他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最后终于将地点选在了自己原先的破烂收购站。那儿附近没有人家,当初的一把大火更是把这里烧得破烂不堪。除了一堵黑乎乎的破院墙,里面只有一间堆放杂物的旧屋还能勉强进得去人。这个地方相对比较隐蔽,平时也少有人经过,村里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荒郊野外的还有这么一处地方。

每次吴京都是晚上十点以后再来。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一是为避人耳目,二是更能增加依依的恐惧感。每次看着依依惊恐戒备的大眼睛,他就会感受到一丝得意。母女连心,依依的种种不安秀敏一定能够感同身受。

推开那扇门,吴京把一包好吃的扔到地上,对着角落里那双黑黝黝的眼睛说:“小东西,你可要好好的配合我,也许我一高兴,你就能早点见到你妈妈。否则,我连你妈也一块收拾了。”

没有回音,甚至连一声求饶的哭叫也没有。这让吴京很扫兴,他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转身走出去两步又退了回来。他一屁股坐到依依的身边,像提溜一只小鸡那样把她提溜到了自己的怀里。依依使劲弓着腰,努力把头扎在膝盖上,死活不让吴京碰自己的脸。不论吴京怎么掰,她就是不肯抬起头来。吴京轻蔑地冷哼了一声,他一把揪住依依的小辫往后一提,依依疼得大叫一声,头也被迫抬了起来。

吴京咬牙切齿地说:“小东西,就凭你也想和我作对?没门。幸亏老子今天心情好,要是哪天老子不高兴了,有你的好果子吃。”

依依仇视地看着吴京,来自发根的疼痛让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吴京正想再生个什么法子折磨她一下,手机响了。吴京见是老婆的号码,连忙摁了接听键。只听老婆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说:“吴京,你快点回来,我肚子疼。”

此刻,老婆的肚子问题就是吴京的头等大事,他还等着从那里面爬出一个小宝贝呢。吴京伸手把依依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匆匆地锁上门走了。

自从在小树林找回秀敏之后,父亲明显地感到了秀敏的反常。她常常一坐就是半天,呆呆地望着某个地方出神,泪水也是长流不干。父亲几次询问,秀敏都以沉默作答。父亲以为秀敏是找不回孩子心里着急,就想出去多张贴点寻人启事,却被秀敏拦住了。问她原因也不说,直把父亲急得团团转。

其实,秀敏的心里也是百爪挠心。明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就在吴京手里,却一点解救的办法都没有。唯一的出路就是出卖自己,解救女儿。可那哪是解救呀,如果真的如吴京所说,自己受辱暂且不提,女儿那颗小小的心里势必会长久的留下阴影,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快乐幸福而言?如果不向吴京妥协,万一他真的对孩子不利怎么办?到时自己就是死一万次也换不回女儿了。秀敏愁肠百结,进退两难,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真想找棵树吊死。这样就一了百了,不用活着受罪了。

整整两天两夜,秀敏不断地肯定,不断地否定,然后不断地说服自己。日暮时分,她终于拿定了主意,为了孩子,牺牲自己吧。就算依依会骂自己,会在心里瞧不起自己,毕竟她还可以活在人间。至于自己,秀敏打定了主意,如果一滴墨水污染了一碗清水,她会毫不犹豫地把这碗已经变黑的脏水倒掉。

计议已定,秀敏开始脚不沾地的收拾家务。自己一个清清白白的人,临走了不能留下任何不洁的东西。她把自己的房间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床单被套全部清洗了一遍。此时,浓浓的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秀敏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毅然决然地打开了大门。

门开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扑了进来,“妈妈。”

怀抱着那柔软娇嫩的身躯,有那么一瞬间,秀敏甚至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几天来,依依离奇失踪,又离奇返回,让秀敏觉得如在梦中。她把依依搂在怀里,几天来绷得紧紧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倾泻而下。依依懂事地给秀敏擦去泪水,“妈妈,别哭了。依依以后再也不惹妈妈生气了。”

秀敏好容易才止住悲声,她把孩子搂在怀里,仔细地端详着。几天不见,依依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整个脸上仿佛只剩下了一双大眼睛。两条小辫散乱地垂在脑后,蝴蝶结也不知去了哪里。裙子上沾满了灰尘,身上也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霉味。

看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秀敏忍不住在那张脏兮兮的小脸上亲了几口。她一把抱起女儿,“那个混蛋没欺负你吧?”看着依依郑重地摇了摇头,秀敏的一颗心才落到了肚子里。“走,咱回家洗澡吃饭。”

也许是太累了,饭后依依早早就睡下了。看着女儿睡得那么香甜,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充溢了秀敏的全身。可是,她又有几分疑惑,是谁突然把依依送回来了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此人一定不是吴京,他断断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那么会是谁呢?

那天,吴京的妻子出来散步。感受着腹中胎儿的活动,一种即将为人母亲的喜悦袭上她的心头。虽说年轻的时候她干过傻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渴望一种平淡的生活。此刻,她一边感受着孩子给她带来的喜悦和幸福,一边慢慢地溜达着,不知不觉地就离开村子很远了。

秋日的田野呈现出一派成熟与丰收的景象。一望无际的青纱帐里,每一棵秸秆都怀抱着三四个大穗子累弯了腰;红彤彤的高粱垂下了害羞的脸庞;毛茸茸的豆荚鼓胀着,似乎随时会咧开小嘴蹦出几粒黄豆;地瓜垄上裂开了一道道长缝,可以想见土壤里的那些生命是何等的粗壮……看着这满眼的美丽风光,吴妻心情大好。她哼着小调,爬上了村里最高的那道陡梁。

陡梁下,就是自家废弃多年的废品站。当年的一场大火,烧掉了吴京所有的积蓄,也让他不敢再有丝毫的存货。现在,他是左手进,右手出,所以这个废品站也就用不上了。吴妻忽然想起曾经在一个角落里见过一件漂亮的宝宝外套。自从怀上孩子,她的心底也变得柔软纯净起来,她想照着那个样子给自己的孩子织一件毛衣。

她细细地翻检着,谁知竟然一无所获,自己却被废旧衣服里的花毛呛得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她正要转身离去,却听见身后传来几声砰砰的玻璃敲击声。她回头望去,只见那间破屋子的窗玻璃上贴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她有些疑惑,这里怎么会有人呢?

她近前一看,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那小姑娘两眼泪汪汪的,隔着窗玻璃向她求救,“阿姨,你救救我吧。”小姑娘眼里的泪水和门上那把冷冰冰的大锁一下砸开了她的记忆之门,十六岁那年的屈辱往事如幻灯片一样历历在目。

那一年,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她独自乘车去南方寻找外出打工的父亲。到站后已是后半夜了,她没有钱住旅馆,只好在车站边一间废弃的小屋里过夜。可是,几个凶神恶煞的人闯了进来,他们撕破了她的衣服,抢走了她所有的钱物后把她奸污了。初涉尘世就遭遇不幸,她万念俱灰,一根绳子把自己吊在了树上。幸好一个拾荒的老人把她救了下来。后来,她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找到了父亲。可是父亲已经重新组建了家庭,对她的到来似乎很是反感。

就连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都抛弃了自己,自己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于是,她干脆破罐子破摔,跟着一帮社会青年胡作非为。现在回头看去,她总疑心那是一段不真实的过往,是自己年少时的一个噩梦而已。此刻,看着宝宝那双含泪的眼睛,她心底的阵痛逐渐蔓延至全身的每一处神经末梢。

这天是吴妻的生日。晚上,她殷勤地做了几个吴京爱吃的菜,特意启开了一瓶别人送来的五粮液。吴京心情很好,半瓶白酒不知不觉地就下了肚。听着吴京鼾声如雷,吴妻顾不得收拾桌上的残局,她从吴京的口袋里翻出钥匙,拧亮手电筒走了出去。

夜色正浓,天空如一方倒悬的墨砚高挂在头顶,到处是黑乎乎的一片。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吠,让她无端地觉得有些紧张和害怕。可是一想到那双泪汪汪的眼睛,她的脚步就不由得加快了起来。来到废品站,她用手电筒对准窗玻璃在空中划了几个圈,那张脏乎乎的小脸就贴在了窗玻璃上。还好,孩子还在,她连忙掏出那一串钥匙,挨个往锁眼里插。在众多钥匙的轮番攻击下,那把大锁终于“啪”地一声松了口。

吴妻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就当是为自己年轻时犯的错赎罪吧。她拉着依依温软的小手,一直把她送到了胡同口。走了这么长时间的夜路,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身子太笨了,她被一块突起的石头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一下摔倒在地上。

有温热的液体从她身体里流出来,肚子也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疼,她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的失去一样宝贵的东西。她无力地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