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 敏儿河13  

2012-12-26 12:11:5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院子里的菜好几天没浇了,虽说前天下过一场雨,可是那充其量只能算是牛毛细雨,根本满足不了蔬菜旺盛的生长需求。秀敏就着井水洗完衣服后,就顺手浇了浇菜。眼见得天渐渐黑下来了,才忽然想起有段时间没听见依依的笑声了。她擦干手上的水珠,推开大门来到门外。只见秋千还在晃动,却不见了依依的影子。

父亲在河边收拾前几天割下的绵槐条,依依会不会到河边去了呢?秀敏一路寻找着到了河边,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忙活,秀敏跑到父亲跟前:“爸爸,看见依依了吗?”

父亲摇了摇头,抬头看见秀敏那双盛满了失望与焦虑的眼睛,一颗心也不觉提到了嗓子眼。长这么大,依依从来没有离开过秀敏,哪怕是到门口徘徊一阵,她也会提前跟家里大人打声招呼。可是今天,她怎么会不声不响地独自离开呢?

天色更加暗了,远处的树木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只留下一个影影绰绰的轮廓。秀敏踉踉跄跄地往家走着,也许是因为中午没吃饭的缘故,她觉得心里发虚,两条腿不知该往哪里迈,整个人也如悬空了一般,轻飘飘地没有了方向。

依依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如果这次再有个三长两短,秀敏不知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走。父亲在后面见她摇摇晃晃的,连忙紧跟几步上前搀住了她。秀敏觉得一颗心被人掏走了一般,每一口呼吸都像在盐水里泡过,钻心钻肺的疼。她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依依那么懂事,不会走远的,也许此刻她正坐在炕头上等着自己呢。秀敏想要跑,却一步也迈不动。那两条腿仿佛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了,怎么也不听自己指挥。秀敏抬起手颤巍巍的往家的方向一指,父亲会意,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了家。

秀敏一步三摇的跟在父亲后面,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她盼着父亲早点回来,给她带来女儿的消息;又不敢看见父亲,怕听到的是坏消息。她就这样在忧惧与期待中迎来了父亲,看着父亲焦急的眼神她就知道,依依没回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依依会去哪里呢?秀敏越想越怕,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秀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家的,炕上还放着母亲刚给依依做好的新裙子,依依却不知去了哪里。

父亲找来了彩云,看见彩云,秀敏终于放声哭了起来,“彩云,依依不见了。要是找不回她,我也不活了。”

依依,依依,唇齿相依,相偎相依。难道老天爷如此狠心,要把这个自己后半生可以依靠的人带走吗?

彩云的眼里也噙满了泪水,她安慰道:“依依也许到谁家玩去了,你也别太着急了,张涛已经去找了。”

母亲也是满脸泪水,“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到门口陪着依依的。我一个瞎老婆子,什么忙也帮不上秀敏。孩子是娘的心头肉,秀敏心疼依依,我这心里更不好受呀。”

秀敏见母亲的话里有自责的意思,连忙止住泪水,“妈,你别伤心,张涛已经带人出去找了,也许依依很快就回来了。”

正说话间,只听村里的大喇叭里传来吴京略显焦急的声音,“秀敏家的孩子不见了,如果在谁家玩,谁家就赶快把孩子给送回去吧……”秀敏看了彩云一眼,刚刚止住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流下来。

吴京已经当上了水西村的村长。通过修桥、建幼儿园这两件事,吴京在村里深得人心。所以,这次换届选举吴京以绝对高票当选。人们期待着吴京能当好这个村官,带领大家早日富起来。

现在,秀敏关心的不是吴京能不能当好这个村的村长,而是村里的广播能不能帮她找回孩子。

十点多钟,张涛回来了。他朝彩云使了个颜色,彩云装作上厕所跟了出来。秀敏把耳朵贴在窗上,听见张涛悄声对彩云道:“村里都找遍了,谁家也没看见孩子。我到派出所也报了案,明天再到河边看看,如果还没有消息,估计八成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秀敏的脑子里轰的响成了一片,一腔热望转瞬间又成了泡影。她一下下地抠着墙皮,恨不能把依依从自己的心里抠出来。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了?她自己也说不清。

夜深了,月亮也渐渐升了起来,一团团的白云聚集在月亮的周围,试图阻挡住月亮的清辉。可是月光还是穿破重重阻碍,柔和地把整个小院都揽在自己的怀中。

听着身边彩云均匀的呼吸,秀敏慢慢地梳理着自己的思绪。为了照顾秀敏,张涛把彩云留在了秀敏家。彩云很快就睡过去了,秀敏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难道自己的命真的非要泡在黄连里?自己刚准备从对程刚的回忆里醒过来,依依就失踪了。是程刚在怪罪自己?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为什么自己走的每一步路都是错的呢?

彩云的那一声断喝无疑是一剂良药,把秀敏从失去程刚的迷醉里灌得清醒了过来。父母已是年迈之人,依依年幼,自己就是这个家里的中坚力量。如果自己一味沉沦下去,最直接的受害者将是依依。所以秀敏才决定扫除自己心中的阴霾,带着依依出去亲近大自然。没想到,看似一件积极的举动却带来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月色如水,秀敏来到门外,耳边仿佛又飘来呜呜咽咽的柳笛声。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秀敏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程刚的坟头。

上一次的花环早已经枯萎凋零,秀敏折下几枝柳条,熟练地编织了一个新的花环放在坟顶。也许是她的到来惊扰了鸟儿的美梦,几只不知名的鸟雀扑棱着翅膀高高地飞起,又落在不远处的树上,叽叽喳喳地叫了一阵才安定了下来。

秀敏偎依在程刚的坟边,像靠在他的肩膀上一样。她放不下的只有对程刚无限的思念,更有对依依揪心的挂牵。如果程刚还在,依依就不会丢;如果程刚还在,他一定会扛起所有的风雨;如果程刚还在,自己依然还是那个幸福的小女人。

秀敏喃喃地对程刚说:“程刚,我把咱们的孩子弄丢了,你一定恨死我了。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照顾依依的,可是我竟然把她弄丢了……”眼泪就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秀敏呜咽着,渐渐泣不成声。

彩云一觉醒来,身边却不见了秀敏,她连忙穿上衣服往外跑,厨房里没有、厕所里也没有。彩云慌了,借着明亮的月光,她看见院门大开着,出去一看,却见秀敏坐在秋千上,两眼空洞地望着前方,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彩云心疼地握着秀敏的手,“秀敏,你别担心,孩子会找回来的。”

秀敏没有改变姿势,她轻轻地荡着,“依依就是从这架秋千上丢的。我能感觉到她的小手还握着这根绳子。我想听听,她会不会告诉我,她到底去了哪里?”

月光下,秀敏的脸庞如一尊大理石的雕像泛着冷冷的光,一行清泪无声的滑落,蜿蜒成一条崎岖的小河。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