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中篇小说 敏儿河8  

2012-12-17 11:49:5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秀敏和父亲的精心培育下,墙外的菜地渐渐焕发出了勃勃生机。水灵灵的韭菜、绿油油的油菜、鲜嫩嫩的菠菜,让人看了心里就觉得舒畅。

这天一大早,依依就跑到了菜地里,她惦记着昨天那个已经手掌长的黄瓜,经过一夜的生长,也许今天就可以采摘了吧?

秀敏蹲在门外的槐树下刷牙,只见依依气急败坏地跑过来,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妈妈,那根黄瓜不见了。”

秀敏以为是叶子太密挡住了黄瓜,就对依依说:“怎么会没有呢?你再仔细找找。”

“妈妈,不是,你快过去看看吧,全都没有了。”

秀敏随着依依拐过墙角,只见昨天还生机盎然的菜地已经变得一派萧条,地上到处是散乱的蔬菜叶子。秀敏走到地里,脚底下被什么东西滑了一下,低头一看,却是一块被踩得粉碎的黄瓜。

一瞬间,秀敏茫然了,自己一家在村里口碑甚好,谁会干这种无聊的事呢?

秀敏正想着呢,只见吴京腆着个肚子过来了。

 “哎呀,一大早站这儿发什么呆呀?”吴京看了菜地一眼,语气里更加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啊?是不是得罪人了?”

秀敏看着他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早已明白了大半,“我们从来不得罪人,我只得罪过一条狗。”

吴京脸上的笑容凝住了,待要骂秀敏吧,那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条狗了?待要不说什么吧,还是默认自己就是那条狗。一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知该如何发作。

秀敏冷冷地对吴京说:“吴京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吴京慢慢地踱到秀敏身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要是得不到呢?我也不会再拿他当宝贝了。对你也一样。”

“吴京,你太自以为是了。这样下去,你会吃亏的。”

吴京冷冷一笑,“哼哼,吃亏?那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吃亏。”

吴京倒背着双手,唱起了那首歌:“我祈祷,忘记离去的你,却又唱起你教的歌谣……”

秀敏的眼里滚下泪来,每次听到这首歌,她就会不可遏止地想起程刚。她冲着吴京的背影大喊:“吴京,你个王八蛋。”

吴京依旧摇头晃脑地唱着,渐渐走远了。

秀敏无法忘记,当她跌跌撞撞到达车祸现场时,立即被程刚的惨状和地上的那一滩鲜血吓得晕了过去。程刚的脸肿得如一只篮球,一只鞋子甩出去老远,他紧闭着双眼,已经气若游丝,命悬一线。救护车却迟迟不来。秀敏不停地哭喊着程刚的名字,她把程刚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想努力留住那份正在渐渐远去的温暖。

程刚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却还是努力地张开嘴,似乎要说些什么。秀敏把他的头抱在自己怀里,眼泪一滴滴地落到那张严重变形的脸上,程刚一字一字的“唱”着:“我-祈-祷,忘-记-离-去-的-你……忘-了-我……”话犹未了,手就软绵绵地垂了下去。任凭秀敏怎样哭喊,他再也听不见了。

秀敏擦去眼角的泪水,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她一头扎到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朦胧中,她看见彩云走了进来。说是刚才在河边的柳树林里看见程刚了。秀敏一阵兴奋,顾不得穿鞋就跑了出去。来到河边,她抬腿就要过河,却被人背了起来。那人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她兴奋得笑出声来,是程刚。她低头刚要去吻程刚的脖子,那人却忽然变成了吴京。吴京得意地狂笑着,秀敏吓出一身冷汗。转头却看见程刚远远地站在树林里,无论秀敏怎样呼喊,他就那样冷冷地站着,始终不肯答应一声。

    秀敏急了,她想挣开吴京去找程刚,可是吴京死死地背着她,她怎么也动不了。她只得在吴京脖子上咬了一口,吴京这才松开手。秀敏跑到树林里,程刚却不见了。她哭喊着程刚的名字,可是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也没有。秀敏如一枚风干了的黄叶,无力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有人轻轻给她擦去眼角的泪水,似乎有人摸了摸她的额头,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想睁开眼睛,眼皮上却仿佛被压上了一座大山,怎么也睁不开。她低低地叫了一声程刚,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程刚,程刚,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程刚。可是,程刚却如海市蜃楼般永远的可望而不可即。秀敏感到自己是那么无助,那么疲惫。

 

她低低地叹了口气,一转头,却看见面前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太阳,橘黄色的光芒使人感觉那么温暖。秀敏不由自主地想要伸手去握住那枚小小的太阳,只听有人高兴地说:“快看,她醒了。”

秀敏听出是彩云的声音,她费力地睁开眼睛,只见父母与彩云正环坐在自己周围,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彩云连忙一把摁住她,:“别动,你还是躺会吧。可把你爸妈吓坏了,知道吗?你都烧到40度了。”

母亲伸手摸了摸秀敏的额头,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好了,总算退烧了。”又有些伤感地冲彩云说道:“这孩子就是心太实了。”

秀敏这才发现刚才的小太阳原来竟是一簇蜡烛的火苗,她疑惑的问:“怎么不开电灯?”

母亲刚要开口,彩云却抢着说:“这几天整修线路,村里停电。”

母亲轻轻碰了一下彩云的脚,彩云会意,她笑嘻嘻地凑到秀敏跟前,“秀敏,你还记得咱班那个叫田成的男同学吗?他一直暗恋你,特意托我给他做媒呢。”

母亲连忙撺掇秀敏,“秀敏,你也该找个人了。”

秀敏厌烦地皱了下眉头,她闭上眼睛,缓缓地说道:“妈,我想睡一会。”说完也不待母亲和彩云答话,就兀自翻过身去,留给母亲和彩云一个后脑勺。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