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舌尖上的海味  

2012-11-28 01:50:34|  分类: 笔走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海青一棵白菜的引诱下,我接连写了三个“舌尖”。那天和海青研究面条卤子,一下就说到了虾酱。这又给我提供了新的思路,自己感觉如果不好好写一下那些舌尖上的海味,真是对不起自己在海边的这二三十年的光阴。

要写的第一个当然是虾酱。它虽然看着不起眼,制作过程却极其精细,吃起来味道也很鲜美。选刚出海的新鲜的小虾,上小磨加盐磨成酱(注意不要沾水),然后放在密闭的容器里让它自己慢慢,等到颜色逐渐通红发亮时即可食用。把鸡蛋打碎,和虾酱搅匀上锅蒸,不等蒸熟你已被那份特别的香味醉倒。如果有刚出锅的馒头作陪,一定会让你吃得满嘴流油,大呼过瘾。另一种吃法是将虾酱和鸡蛋同炒,炒的时候芳香四溢,隔着好几条巷子都能闻到这种特殊的香味。这种虾酱最适合吃面条。如果是手擀面就更好了,保证让你筷不离嘴,嘴不离筷。其实不光是鸡蛋,虾酱也适合与芸豆、茄子等同炒,一旦沾染上虾酱的气息,那些平淡无奇的蔬菜立马就会变得鲜美异常,令人食欲大动。

大虾一般是用来晒虾米的。虾米的制作过程看似简单,却也繁复。先把洗净的虾在锅里煮熟了,然后在日头下晒干。为了保证受热均匀,还要时不时地进行翻晒。眼看晒得差不多了,就全部收起来装在尼龙袋里,用手拎着在水泥地上上下摔打,等把虾皮串下来之后,再用簸箕把虾皮颠出即可。整个过程全部是纯手工制作,加上晒虾米的最好时间是在夏季,所以在海虾大量上市的时候,人们经常是累得腰酸背疼,忙得汗流浃背。小时候,村里人把虾晒在村外比较平坦的岩石上,站在高处一望,到处可见红彤彤的“锦缎”。一种鲜嫩的香味在空气中缓缓流淌,深吸一口气,肠胃里仿佛都涌动着鲜虾的气息。后来条件渐渐好了,家家户户都有了平房,就都改在平房上晒。我那时候虽然不吃鱼,但是对虾蟹之类的却情有独钟,所以经常蹲在平房上剥半干的虾吃。说也奇怪,尽管都是虾,但鲜虾、半干的虾、虾米吃起来味道却是大不相同。尤其是半干虾,既有虾米的香,又有虾的鲜,还有一种别具一格的嫩,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眼前的虾逐渐被虾皮代替,我顿觉茅塞顿开,感受到了蚕食这个词的生动和形象之处。

表妹两岁的时候,跟着三姨来家串门。大人们只顾说话,一扭头却不见了表妹。就在家里人急三火四到处寻找的时候,表妹心满意足地从东偏房出来了,手里还抓着一大把虾米。她给虾米下了这样一个结论:真好吃,细甜细甜的。

说到虾,就不得不说到它的哥哥——虾虎。那时候海里没有污染,虾虎特别多,也不值钱,鼎盛时期每次出海每家都能分到满满的一大车(农用独轮推车,一边可以放一个大偏篓)。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稀罕了,我们就只捡带籽的吃,带籽的吃起来鲜香脆嫩,营养也更丰富。不带籽的虽然鲜,吃起来却有点唧唧歪歪的感觉。吃得久了,每个人都总结出了一套辨别“雌雄”的方法,只要用手轻轻一捏就能知道哪只是带籽的,哪只是不带籽的。那时候,我最擅长的就是剥虾虎,顺着颈部慢慢将壳一圈圈剥掉,一块紫中带红的(紫的是肉,红的是籽)虾虎肉就完整地呈现在眼前,带着欣赏与自得的心境慢慢品味,感觉吃到嘴里的不单是无上的美味,更有大海的壮阔与丰韵。(其实带籽的虾虎都是妊娠期的,现在想想,那时我们草菅了多少虾虎的性命啊。)

小时候,海里的墨鱼也很多。据说吃了可以强壮体魄,绝对不会腰肌劳损什么的。尤其是坐月子的人,吃了更是百利无一害。但是海里的东西都是时间性极强的,不能说随吃随有,所以人们都是晒干了备用。我吃过的最好的墨鱼是在学校里。冬天学校生了炉子,课下大家就围在炉子周围,把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放在炉盖上烤。炉子里烧的是松铃,熊熊的火苗把炉盖舔得通红,一块墨鱼放上去很快就熟了。其实我们掌握火候的窍门很简单——闻香。只要闻到扑鼻的鲜香,我们就会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那个美味啊,真是无法形容。这么说吧,吃到的人自然会心满意足,吃不到的人却始终会牵肠挂肚。有一次,我就因没吃到墨鱼而流了一天的口水,上课也总是心不在焉,差点被老师罚站。

当然了,最好吃的还是“蛤蟆鱼籽”。因为蛤蟆鱼本来就很少,所以蛤蟆鱼籽就更少见了。因为年代久远,我已经记不清蛤蟆鱼的模样,只记得蛤蟆鱼籽是很大的一张(很奇怪,别的鱼籽都是一团,这种鱼籽铺开却是平平展展的一张),呈金黄色,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只要家里晒了蛤蟆鱼仔,我们就特别害怕阴天下雨,这意味着蛤蟆鱼籽晒干的日期又要被延迟,我们的饕餮盛宴也要随着延期。所以,每次蛤蟆鱼籽晒出去,我们的目光就会比阳光还要炽热,恨不得将太阳扯得再近一点,好早点晒干我们的美味。在我们热切的期待中,蛤蟆鱼籽终于晒干了,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它被上锅蒸熟,眼睁睁地看着它被平均分成三份,等到自己的那一份到手,便迫不及待地张嘴就咬。蛤蟆鱼籽纤维排列整齐细致,吃起来香、酥、嫩、滑、爽、脆、糯、绵、甜……一种食物融合了多种美味,让人吃了还想吃,欲罢不能。因为太好吃了,开始的时候我总是舍不得大口咀嚼,而是把它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即便这样,还是会越吃越上瘾,越吃嘴张得越大。可惜,这样的美味我只吃过两三次,后来就再也无福消受了。虽然住在海边,可我已经二十多年没见过蛤蟆鱼的影子了,难道它已经绝种了吗?也是,连鱼籽都被人类吃进了肚子,它还拿什么繁衍生息呢?所以,每次想到它,心里总会空落落的,仿佛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其实不光是动物,植物也很好吃,像大家都熟悉的海带、海苔就不用说了。单是那些最不起眼的海菜就能把你鲜得翻一个跟头。春天,嫩绿嫩绿的海菜长出来了,采上一大把回家与地瓜面、花生粒同煮,绝对是鲜香得可以。揭开锅盖,粥是浓厚粘稠,红绿粉紫得可爱;味是芳香四溢,绵柔悠长。不用说喝,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神清气爽,闻一下就会让人觉得浑身舒坦。我喝这种汤曾经破过记录,估计至今无人能比——五碗,直撑得肚皮滚瓜溜圆,在炕上躺了半天才会动弹。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餐桌日渐丰盛,吃什么、怎么吃也逐渐成为一个难题。但是不管吃什么,却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种感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