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三星高照  

2012-11-19 13:29: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夜去外面解手,故意没有开灯,天朗气清,亮度刚刚好,保证不会让人跌到粪坑里。一身轻松的走出茅房,不经意的一抬头,就看到了成一条直线排列的三颗星。沫沫一愣,牵牛星?似乎不是。书上说观测牵牛星的最佳时机是在七月,而现在已是冬天,牵牛星只能在天黑时出现在西方接近地平线的位置,不可能出现在此时的夜空里。

回屋里重新躺下后,沫沫心里记挂着那三颗规规矩矩的小星星,翻来覆去很久睡不着。它们到底是谁?其实,从骨子里来说,沫沫还是比较喜欢天文的,每次看到有流星雨的预告,都会郑重的把那个日子用红笔标注出来,然后满含期待的翘首而盼。可是每次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作罢,弄到后来,她已经不再关注几时有流星雨,几时有各种天体奇观了。她的脑子里装着太多的收入付出,心里想着太多的成本费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亲近自然了。反倒是小时候,常常和郁郁并排躺在一起研究天上的星星,那些千奇百怪的星座深深地吸引着她们,使她们不止一次的迷醉其中,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天上去一探究竟。

沫沫知道,自己不是鸟,也不是飞行员,这辈子是没有机会飞到那些星星身边去了。不过无妨,即便是做一下飞天的梦也是美的。沫沫正这样想着,却不想被人劈头浇了一盆冷水。在公司的管理大会上,“狗熊”劈头盖脸的把财务部骂了一顿。虽然她不是财务部的头,财务部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可她还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这已经成了定例,几乎每次开会财务部都要挨骂。沫沫想不明白,为什么别的部门有错都可以原谅,“狗熊”都能以一句“他们其实已经做了很多的工作”而轻描淡写的略过,而他们财务部却不行呢?不管是本部门的错误,还是别部门的错误,“狗熊”都有本事把责任全部推到他们身上。都说财务部是财神爷,没人敢得罪,可是沫沫感觉自己做得很不开心,心里总觉得说不出的压抑。

沫沫曾把这一情况和郁郁说过,郁郁一针见血的指出:“肯定是你们财务部的后台不硬。如果有一个过硬的靠山,谁还敢欺负你们?”沫沫不得不佩服郁郁眼光的精准,财务部的老大在自己屋里趾高气扬,在“狗熊”和别的部门领导那里就成了一块鼻涕,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往哪里甩就往哪里甩,她连半个屁也不敢放。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跟着这样的人干,能不窝囊吗?有时候,沫沫觉得“狗熊”也挺不容易的,一个女人独自撑着这么大的摊子,偏偏那些有后台的人都猴精马滑的,没一个省油的灯,她也只有把肩上的担子往比较听话的财务部这边匀了。可是沫沫觉得这担子太重了,该他们挑的,不该他们挑的全扔了过来,她觉得自己的脊梁都要被压弯了。

沫沫把心里的苦闷对郁郁倾诉了一番,郁郁安慰说:“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工作吧。别人都能忍受为什么你就受不了?你总不能指着那些星星给你发工资吧?”沫沫半天没有说话,她想不明白一直和自己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郁郁为什么这么快就改变了立场?是郁郁被这个尘世污染了还是自己被这个社会抛弃了?

领导又给沫沫下达了新的任务----十月份的材料盈亏报表。沫沫下去看了一下,仓库里堆满了各种材料,有些已经堆在那里两三年了。沫沫想要实事求是报上去,计划部和生产部却推三阻四,怕数字报大了挨“狗熊”的批。沫沫让他们给整理一份可行的,他们磨蹭了半天才交过来一份,沫沫一看,这个数字和庞大的库存显得根本不成比例,如果自己按这个交上去,挨批的就会变成财务部。沫沫忽然感觉很沮丧,她觉得自己陷进了一团乱麻里,手脚都被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并没有十万个心眼子,怎么就敢干工业会计呢?沫沫想起一句歇后语:“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可是她现在的处境,岂止是两头受气,十头也有了。

快下班的时候,郁郁打电话请她吃饭,沫沫说要加班没时间。其实她哪也没去,把自己关在屋里闷了半天。夜渐渐深了,她推开阳台的门想要看看那三颗小星星。城市的夜空灰蒙蒙的,有的地方被霓虹灯映得红一块,青一块的,像涂错了颜料的小丑,哪里能看见半颗星星的影子。沫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日子,看着光鲜美丽,其实心里何曾真正的快乐过?转身回屋,沫沫上电脑查了一下,原来这三颗星是隶属于猎户座的,分别是参宿一、参宿二、参宿三,民间却称它们为福、禄、寿,也就是平常人们常说的“三星高照”。沫沫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如果不是那天在农村无意中的一抬头,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会淹没在城市的风尘里。

第二天一上班,沫沫就提交了辞呈。钱对她来说虽然很重要,但她不愿委屈自己的心来取悦任何人,包括金钱。《诗经》上说:绸缪束薪,三星在天。现在,她也要好好的筹谋一下自己的未来了。

沫沫的老家也在农村,等她抛掉那些繁琐的束缚一身轻松的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正是万籁俱寂,繁星满天的深夜。她略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三颗熟悉的小星星。它们处在猎户座的腰带上,距离相等,亮度相同,正在无声的注视着沫沫。沫沫笑了,高兴地朝它们挥挥手,她相信它们能明白她的意思----那个从前的沫沫又回来了,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