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舌尖上的白菜  

2012-11-18 04:36:19|  分类: 笔走江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青写了一个“舌尖上的中国”系列,天下美味尽收其中。个人认为她比较有口福,尝尽天下美食。没想到她曾经也是个素食主义者。这点倒与我很相似。二十岁之前,我几乎不沾荤腥,连“肉边素”都不是。有一次,家里包了猪肉饺子,正吃得热闹,邻居阿姨来串门,见别人吃的都是热腾腾的饺子,只有我抱个地瓜就咸菜,可怜得差点掉下泪来。我妈也多次跟我开玩笑,说我幸亏是亲生的,要是摊上个后娘,不定要赚去多少人的眼泪呢。以后每次包饺子我妈都单独给我包点素馅的,以摆脱虐待的嫌疑。

即便吃素,我的口味也很刁,只认两个菜,土豆和白菜,而且土豆必得是辣炒土豆丝。为了面面俱到,我妈独创了制作方法。土豆丝炒得差不多以后是要添水煮一会的。添水前把切好的辣椒丝埋在土豆丝的一边,出锅时先从另一边盛出一大盘,再把剩下的与辣椒丝拌匀了,单独盛出一碗供我享用。我常常吃得汗流浃背,红光满面。有一次做得实在是太好吃了,我接连吃了三大碗,撑得都不敢说话,因为我吃的量与胃的工作效率太不成比例,它们把我的肚子塞得满满的,甚至就堵在嗓子眼里下不去,我生怕自己一开口它们就会再从嘴里蹦出来。

那时物质生活还比较贫乏,人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靠死了”。我经常纳闷,这个“靠”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呢?等到开了荤戒,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我终于尝到了“靠”的滋味。大概意思就是味蕾得不到满足,虽然肚子吃得饱饱的,但是嘴却还是感觉没着没落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吃过。

冬天,几场霜过后,人们就要忙活田里的最后一件事了----窖藏白菜。就在菜地里挖一个深深的大坑,男人在坑里负责摆放白菜,女人和孩子则忙着搬运。摆放白菜是个技术活,一旦摆不好,整窖的白菜就有可能烂掉。白菜入窖后用土填实埋好,一般来说顶部的土要填得厚实一些,不然白菜就要被冻坏。经过窖藏的白菜水分不会流失,不管什么时候去取,都能保持新鲜,就如刚从菜地收回来的一样。

小时候,白菜炖粉条是我们的最爱。粉条是正宗的地瓜粉,口感极好,它又极擅长汲取别人的长处,白菜的鲜香大半被它吸收了去,所以菜一上来,我们姐弟三个便争先恐后的往自己碗里夹粉条。我们那儿有一句话,说是“老大笨、老二奸,老三滑。”这话用在我身上一点不假,我笨手笨脚的根本夹不住那些滑溜溜的粉条。看着大团的粉条被他们二人瓜分殆尽,我只有干着急的份。好在白菜底下经常埋伏着些许散兵游勇,这时候弟妹也很自觉的不与我争,任由爸妈把它们夹到我的碗里。

白菜炖粉条自己吃可以,待客就有点上不去台面了。亲戚们知道我不吃荤腥,每次我出去做客都会受到格外优待----一盘鸡蛋炒白菜。那时鸡蛋也比较稀缺,尤其是冬天,比现在的熊掌鱼翅都要难得。取白菜头切得细细的盛在盘中,撒上盐,鸡蛋打碎与白菜、盐拌匀,油热后直接下锅。待底面煎至金黄的时候轻轻翻过来再煎另一面,几分钟就可以出锅。手艺好的人常常能做出一个完整的白菜饼。看起来外焦里嫩,吃起来鲜香可口。可惜那时我当着外人的面不好意思放开了吃,经常意犹未尽,吃一次想三天。

我还吃过一次醋溜白菜,是爸爸做的。那时妈妈不在家,弟妹在外边上学,家里只有我们父女两个。我负责蒸馒头,爸爸负责炒菜。早晨我还在被窝里,就听见爸爸在灶间忙碌。等我起床收拾好,一盘菜帮居多的白菜就端了上来。我有些怀疑,能好吃吗?爸爸笑眯眯的说:“你试试。”这一试我就放不下筷子了,脆而不生,香而不腻,鲜而不恶,真是美味。我从没想到憨厚的父亲会有这样的好手艺,一个劲地问他是怎样做的。爸爸笑而不答。

冬天的北方,白菜是主打菜。它脾性温和,似乎与谁都能和睦相处。白菜炖豆腐,是鲜嫩;白菜炒肉,是鲜香;白菜炖鱼,是鲜美;白菜小豆腐,则是无上的美味了,还有美容的功效,好得无法形容。

不但是吃,剥白菜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一层层的剥去外面的绿叶,越往里菜叶越白,犹如一个肤如凝脂的美人,又如通体透亮的美玉,令人爱不释手。现在的人吃腻了大鱼大肉,喜欢吃一点清淡的凉菜。白菜拌蛰皮就不错,家常吃可以,待客也很好。选上好的白菜心与海蜇皮拌了,吃起来咯吱咯吱的,白菜纤维细腻,海蜇皮稍显粗粝;白菜的嫩与海蜇皮的脆既相辅相成,又各具特色,清淡之余能让人品出醇厚的滋味。

鲁迅先生曾说: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刚才查了一下,胶州大白菜居然已有一千多年的栽种历史,早在唐代就已经传入日本、朝鲜,被称为“唐菜”。如今人们吃腻了山珍海味,开始回归自然,崇尚绿色食品,为了把原先的“胶白”发扬光大,胶州人在南三里河村建立了胶州大白菜种植基地,注册了“三里河”商标,并对“胶白”实施科学化管理,推行绿色无公害有机标准化生产。现在,胶州市南三里河村出产的大白菜贴上“胶州大白菜”原产地证明商标后,被套进塑料袋、系上红丝绸、装进礼品箱,身价就是普通白菜的二十多倍,一棵能卖近百元。

近几年市场上有一种天津绿,通体碧绿瘦长,做起来也很好吃。但我是个固执的人,总以为长成天津绿那样的不能算是白菜,所以对它不甚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