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原)归去来兮  

2012-11-10 12:57:28|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多少年前,陶公曾经如此慨叹过。而今,经历过太多的人生风雨,忽然真切的感受到了他的切肤之痛。不同的是,陶公洒脱的挂印而归,过起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幸福生活。而我,却还在悲苦的意境中徘徊,直至渐渐迷失了自己,丢失了一颗原本快乐的心。

  值得吗?似乎并不值得。为了那几枚不多的薪水,整日里操着太多的闲心,忍受着领导的横眉冷对,在尔虞我诈的夹缝中艰难求生。而随同我的青春一同远去的,还有那个原本开朗乐观的我。领导不止一次的谆谆教导,要多长点心眼。心眼是什么?不就是心机吗?推诿扯皮、阴奉阳违、笑里藏刀、见风使舵、巴结逢迎、溜须拍马,这些都应该是闯荡江湖的必备武器吧?可是遗憾的很,这些我一样也学不会。曾经也怀疑过自己的人生观,现在已经没人喜欢温良恭俭让了,大行其道的是厚黑学。在现实生活中,谁的厚黑本领越高,谁就可以“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可是,对我来说,学会这种本领实在是太难了,难于上青天。不是我不好学,而是我的遗传基因里根本没有这一点。现在让我学这个,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每一个活在当下的人都很不易,对那些一贯踩着别人往上爬的人我往往会嗤之以鼻。现在,让我变成这样的人,岂不是变相的出卖自己?不是说“血可以流,泪可以洒,头却不能低下吗?”虽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总得有个度吧?一旦这个头低得过低,那这个人就不能称其为人,只能说是奴隶了。

冬日的夜,寂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只有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走个不停,躺在床上,整个脑袋已经没有了思维,右半球麻木,左半球混沌and疼痛。忽然觉得自己就如这只钟表,完全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一味的按照别人设计好的程序机械的在规定的范围内画着自己的圆。

痛定思痛,终于决定离开。金钱虽然有用,但是也不能沦落到让金钱支配自己、奴役自己的地步。老公说,实在不行我养活你和孩子。再说不是还有两亩地吗?肯定饿不着你。呵呵,那我不也成陶渊明了?等我一身轻松的回归田园的时候,一样也会有“僮仆欢迎、稚子候门”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