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谁说宝钗最贤良?(原创)  

2010-08-04 12:15:22|  分类: 红楼遗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因为宝钗抢走了林妹妹的婚姻,我一直都不喜欢她。总觉得她看似敦厚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因为有个癞头和尚给了“不离不弃,芳龄永继”八个字,让錾到金器上戴着,说是以后碰到有玉的就是姻缘。来到贾府后,宝钗注意到宝玉有一块从胎里带来的美玉,又见宝玉生的一表人才,贾母王夫人又那样宠他,难免不处处留意。就连她的亲哥哥薛蟠也看出此中奥秘。在第三十四回中,薛蟠就这样说过,“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可见宝钗对宝玉动了情。所以她才时时处处讨老太太与王夫人的欢心。听戏专拣老太太爱听的点,王夫人为金钏的死正暗自伤心,宝钗三言两语就把王夫人的愁云给散了。还说金钏若真是投井而死,也是个糊涂人,不值得王夫人伤心。可见在这位千金小姐的心里,为了自己能爬上去,踩低一下别人不过是动动嘴的小事。她的处世之道可谓炉火纯青,所以刚来不久就博得贾家上下一片颂扬之声,谈笑间轻轻就把颦卿比了下去。

虽然黛玉对宝玉早已芳心暗许,却从未说过一句过分亲近的话,就是宝玉偶尔说出一句“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黛玉都会气的两眼含泪,满面通红。所以宝玉在黛玉跟前才不敢造次。比起黛玉,宝钗可谓胆大心细。宝玉挨打后,宝钗前去探望,趁机说了一番大有深意的话“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这不是明摆着向宝玉表明心迹吗?且看原著中后面是怎样说的“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的话急了,不觉的就红了脸,低下头来。宝玉听得这话如此亲切稠密,大有深意,忽见他又咽住不往下说,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非可形容得出者,”你看宝钗,先是用言语引起宝玉注意,再作出娇羞怯怯的神态,如此一来,宝玉焉能不“心中大畅”?

奈何宝玉因自小与黛玉一块长大,耳鬓厮磨,朝夕相处,心里眼里只有一个林妹妹。宝钗所以心内暗急,总想设法贬倒黛玉,取而代之。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一节中,宝钗在滴翠亭无意间听到红玉和坠儿的谈话,因思忖红玉“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因此趁机把黛玉拉了出来垫底,说“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的。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他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呀,自己既免了是非,又栽赃给了黛玉。为什么不是探春,不是湘云,而偏偏是黛玉呢?还不是因为黛玉是她的第一个碍眼之人?若非宝钗这等机警之人,别人恐怕也不能应变的如此机巧。从这里我们还可以知道,宝钗对怡红院中之人比宝玉还要上心。那红玉原是宝玉房中的丫头,平时并不在屋里应承,所以宝玉并不大认得,宝钗却知道她“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可见宝钗去怡红院可不是白去的,上上下下的人都从她心里过了一遍,为的是知己知彼,好为以后自己入主怡红院打下基础,便于从容驾驭差遣。再来看这一回的回目“滴翠亭杨妃戏彩蝶”,谁是“杨妃”?自然是薛美人。谁是“彩蝶”?当然是林妹妹。看着光鲜美丽,不过是一只彩蝶,任人嬉戏。可怜林姑娘枉自冰雪聪明,却终究逃不了背后被人戏弄的命运。

宝钗深知黛玉对自己心存三分戒备,对自己不象对别的姊妹那般亲厚,虽说是情敌,毕竟人家是老太太的亲外孙女,关系还是要搞好的,所以在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黛玉不小心说出了《牡丹亭》、《西厢记》中的两句话,别人都没有在意,只有宝钗记在心里。隔日寻了个空便要审黛玉。正如黛玉所说,“你不过要捏我的错罢了。”其实宝钗自小七八岁上就看了“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等“不正经”的书,所以黛玉一出口,她就先知道出处了。她也不是真心要审黛玉,不过是借机降伏黛玉罢了。可怜黛玉因为自己说错了话,心里先虚了,竟被宝钗的一番大道理说的无言以对,“心下暗伏,只有答应‘是’的一字。”从此竟拿宝钗“当个正经人”,推心置腹,情同姐妹一般。由此可见黛玉实在是太率真耿直了,轻易就信了别人。后来更是认薛姨妈为干妈,把她接到自己的潇湘馆居住,等于为宝钗免费提供了一个掌握自己第一手资料的人,所以黛玉才会在这个三角恋中一败涂地,含恨归天。

人人都说黛玉小性,其实那是因为他太在乎宝玉了,所以才容不得宝玉对自己的忽视。她的小性也只针对宝玉一人,从未见她和别人闹矛盾。人人都说宝钗大度,其实我看她更小器。在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一节中,宝玉不过随口说了句“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宝钗便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然而这口气终究咽不下,因此便红了脸,冷笑道:“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这口气还没出完,可巧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笑着和宝钗来要,宝钗便指他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原著中虽没有描写此时宝钗的形容,但我们不难想象她一定是杏眼圆睁,横眉立目,一扫往日温婉之态。这一切皆因宝玉的那句话而起。何也?也是因为蘅芜君心里在乎宝玉,自己的意中人当众奚落自己,心里自然不受用。偏偏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便笑问宝钗:“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宝钗正在气头上,心里更恼恨宝黛二人的亲密关系,听见黛玉如此问,便含沙射影,“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及至宝玉说出这出戏名叫《负荆请罪》。宝钗才笑道:“原来这叫作《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一句话正好击中宝黛二人心病,羞红了脸再不敢应声。至此,在这一回合中,宝钗以一敌三,左右开弓,收放自如,大获全胜。看谁还敢再说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这不过是曹公放出的烟雾弹罢了。

虽然宝钗最终赢了婚姻,但她也输掉了爱情,贾宝玉的离家出走不啻于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林妹妹的忠实拥趸者们心里也才稍稍安慰了一些。否则,我们还不知要为林妹妹流多少眼泪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