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难忘旧日时光(原创)我的暑假  

2010-07-30 16:02:44|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海边哎,沙滩上,风吹榕树沙沙响,渔家姑娘在海边,织呀么织渔网。”对这首歌,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感到陌生。但是能够亲自体验的,恐怕就寥寥无几了。值得庆幸的是,作为一名“海的女儿”,我学生时代的十几个暑假都是在这种劳动中度过的。

从上小学开始,每年暑假我和妹妹就跟着妈妈一起织渔网。一为贴补家用,二为打发这段漫长的时光。开始我和妹妹只是跟着凑热闹,属于替补队员。从第二年开始,我们就逐渐成长为主力队员了。什么网用什么规格的线,起多少头,什么时候煞扣,什么时候换比子,我们都熟记于心。妈妈忙于农活和家务,更多的时候都是我和妹妹并肩作战。屋山头上的阴凉地就是我们的战场,一个大偏篓是我们的主要装备(织好的网就盛在偏篓里)。每天,我们抬着这个偏篓从东阴凉倒到西阴凉,一边聊天,一边飞快的穿梭引线,网也一寸寸的见长。每每有人路过,总要驻足赞叹一番。一是赞叹我们小小年纪织的比大人还快还好,二是赞叹我们如一对双胞胎般惹人喜爱。每逢这时,我们就会相视一笑,手上也干的更快了。但是也有人因表扬方法不对而碰了一鼻子灰。一天,邻居家的婶婶跟我和妹妹开玩笑说,“你看你们象一对双胞胎似的多好。现在一块织网。再过20年,每人抱着一个小孩,挎着一篓鸡蛋回来走娘家,那时你妈就更高兴了。”一番话说的在场的大人都笑了。我知道婶婶是逗我们玩的,抿了抿嘴没吱声。妹妹可不高兴了,她一边哭一边骂,直把婶婶骂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好在大人不跟孩子一般见识,婶婶过后还是爱看我们织网,还是爱跟我们开玩笑,妹妹被妈妈骂了一顿,知道自己那天错了,也不好意思再骂婶婶了。

其实我们爱织网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喜欢那种热闹的氛围。每次我们一把网抬出去,左邻右舍的女人们都爱来凑热闹。大家并排坐着,一边纳凉,一边织网,一边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聊。人最多的时候,一张网前能坐开六、七个人,上梭的也有两、三个人。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一多就格外热闹,大家叽叽呱呱的说着,不时爆发出一阵欢乐的笑声。不知不觉的半天就过去了。这时候再量一量网,更是感到分外喜悦,真是人多力量大呀,一会的功夫网就长出来一尺。赶紧找根红线在尺头的地方做个记号,仿佛那就是胜利的红旗,时时飘扬在眼前,昭示着我们又向胜利迈出了一大步,这时心里总象灌了蜜似的甜。

遇到下雨天,我们就把偏篓抬到炕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织网,照样是歌声笑声飞不断,日日织网忙。我上初中以后,村里的渔民就开始出去买成品网了,我们也转行织起了一种叫“小堵”的网,这种网网眼极小,一根火柴杆就能量7行,所以用的比子和梭子都非常小。因为这种网占的地方小,大偏篓就用不上了,改用小提篮,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我常常挎着提篮到同学家串门,一边织网一边聊天,既提高了劳动效率(同学给我上梭),又和同学联络了感情,真是一举两得。刚开始织“小堵”的时候,晚上是干不了活的,因为网眼太密太小了,稍一不慎就会漏下几个扣。时间一长,就逐渐找到了窍门,不用低头看也能把网织的平整细密。所谓时势造英雄,经过十多年的勤学苦练,我终于练成了一种独门绝技----在黑暗中织网,并且保证不掉扣。因此也一直遗憾“网坛”不举行比赛,否则,即便我不得冠军,估计怎么着也能进入三甲。

参加工作后,我又陆陆续续的织了几年“小堵”,每次看着一扎扎网线在自己的手中变成一张平整细致的网,心头就会油然升起一种成就感。

现在,村里连“小堵”都没人织了,屋山头上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盛况。鼎盛时期,我家那条胡同几乎每个屋山头上都有一拨织网的,说是“家家织网、户户穿梭”一点都不为过。上次回家,看着空荡荡的胡同,我忽然怀念起织网的那段时光。写到这里,耳边仿佛又响起那些熟悉的女人们欢快的笑声。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