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难忘麦黄杏(原创)  

2010-06-19 11:27:45|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子一天天黄了,金黄的杏子也摆上了街头。妈妈说,“你不是爱吃杏吗?要不要买点?”我摇摇头,不知是味蕾退化还是杏子与时俱进改变了味道,总觉得现在的杏子怎么也比不上小时候吃过的。

那年夏天,我和妹妹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玩,远远听见吆喝卖杏的声音。虽然隔得远,但我们仍然能闻见一股甜香扑鼻而入。我和妹妹对望一眼,妹妹小心的问我“让妈出来买点吧?”那时候生活困难,我们也就是刚够温饱的,哪有闲钱买杏呢?虽然我不敢肯定妈妈能不能买,但我也不忍心让妈妈为难。我对妹妹说,“咱不稀罕那东西,咱们接着玩。”其实,我也是馋的五脏六腑都往外伸舌头,虽然嘴上说不稀罕,耳朵却是紧紧追随着那声吆喝。仿佛知道我们的心事,卖杏的越走越近,那一股甜香也象有根线牵着似的,直往我们鼻子里钻。我和妹妹直勾勾的盯着卖杏人的筐子,恨不得眼里长出勾来,从筐里勾出几个杏才好呢。那时候流行物物交换,实在是馋不住了,我和妹妹决定铤而走险,偷点地瓜干换几个杏吃。

地瓜干就放在我家窗外的囤子里,我和妹妹悄悄地溜进院子,蹲行至囤子旁,只见妈妈正和几个大妈坐在炕上说话。万一被妈妈发现了怎么办呢?我打起了退堂鼓,还是妹妹机灵,她找来一个葫芦瓢,拉着我来到囤子的背面,避开妈妈的视线,悄悄地对我说,“你掀开囤顶,我轻轻地挖一瓢。”就这样,为了一己之贪欲,我和妹妹向无辜的地瓜干伸出了黑手。

杏换回来了,怕妈妈发现,我们不敢回家吃,也不敢在街上吃,因为时间太久,我也忘了具体是在什么地方吃的,反正就是在一个墙角旮旯里。我们满意的笑着,舍不得大口吃,一小口一小口的品着这来之不易的美味。那天的杏真甜哪,那甜甜的汁液流进了我们的每一个细胞,仿佛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小嘴,吮吸着那份甘甜和美味。

那次“行窃”,是我和妹妹的唯一一次,那几个杏,也成为我们记忆里最好吃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