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怒涛卷霜雪的博客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日志

 
 

来生缘(原创小说)  

2010-06-17 13:00: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春日的下午,天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她坐在他的车上,一起到单位的仓库去提货。她不是一个开放的人,尤其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心理就更紧张了。可是他却是自来熟,一上来就和她天南地北的聊。她问:“到仓库远吗?你以前去过吗?”他笑嘻嘻的答:“听说挺远的,我也没去过”。她一下就慌了神,“那怎么办呀?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大概得七点多吧”。她更紧张了,孤男寡女在一起,而且还得黑天才回来,万一他使坏怎么办呀?转念一想,自己既无才又无色,就像一块硬邦邦的木头,了无意趣,谁会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啊?于是就放开心怀,听他胡侃。他还真是健谈,不一会儿,他就知道他曾经当过兵,当兵前曾和她车间的一个姑娘谈过恋爱。因为家里人嫌那姑娘矮,最后终于以分手告终。他还说探亲期间他还到厂里找过那姑娘。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当时她曾经看到过这个人的背影,当时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当时她觉得这个人很勇敢,敢和那么泼辣的姑娘谈恋爱。谁曾想到,此刻这个人就在眼前,他的脸让人感觉很舒服,他的笑让人感觉很温暖。她看了一眼放在车前的驾驶证,照片上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正朝着自己微笑,而且竟然还和她同年。她一下就红了脸,当过兵,会开车,博闻强记,能言善辩,这正是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啊!她问:“你这样能说会道,是不是从来不会惹嫂子生气?”他突然叹了口气,“谁家的闺女会嫁给我呢?”她不信:“别撒谎了,哪有这么大还不结婚的男人?”他却郑重其事的说:“真的,除非女人瞎了眼”。她忽然在心里骂了自己,谁让你这么早就结婚生孩子。骂完又觉得自己无聊,轻易就对一个男人动了心。

他熟门熟路的拉着她到了仓库,货虽然不多,因为是第一次,她也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往回走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之前他说的关于路远之类的话是骗她的,那么关于没结婚的话一定也是胡编的,她心里泛上了一层淡淡的失落。回来的路似乎特别短,她竟有些希望这条路长些,再长些,哪怕真如他说的,走到晚上7点才好呢。不为别的,只为能在他身边多呆一会。但是不幸的是,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厂里。

天还是阴沉沉的,但终于没有落下雨来。

她是给孩子断奶后才重新回厂上班的,几经周折才来到现在这个部门工作。但是她在这里干的并不顺心,一号头是个好好先生,二号头万事小心,生怕掉下树叶打破头,三号头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却一身邪气,勾结四号表面奉承一号,心里却巴不得即刻就篡权升官。对二号更是不放在眼里,明里暗里使坏。四号是个泼妇型的人物,没人敢惹,稍有不顺心便动辄吵骂,心里想着自己是这个男人堆里唯一的女性,众人只有顺从自己的份。不想忽然来了一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少妇,一号又对她和自己平等对待,自然有些气不顺。轻则在背后指桑骂槐,重则当面指鼻子就骂,她也不会还口,只会红了脸任人宰割。一号虽看不过,却也只会背后摇头,;二号敬而远之,三号幸灾乐祸,只有她天天泡在苦水里,她原本内向,如此一来就更加沉默,整天冷着脸忙碌着。只有他来时,如果碰巧别人都不在,还可以说上几句话,缓解一下心中的苦闷。如果有人在,哪怕只看他一眼,心里就会觉得很舒服,这一天也觉得很开心。眼睛最容易出卖一个人的心事,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眼睛里开始有了灵动的春意,嘴角竟然也会有一丝笑意。有一次,她听见四号轻蔑的说:“小青平时总是阴着个脸,见谁也不笑,只有虎刚来才有个笑模样。”她心里一惊,自己一定是爱上他了,尽管自己表面上装的若无其事,可还是被别人看出了破绽。

那天,她到厂办去领东西,正巧他的车停在对面。他远远的叫她。她努力的镇定了一下情绪,走了过去。他打开车上的录音机:“给你听样好东西”。录音机里他在说“叫爸爸”,就有稚嫩的童音喊了一声爸爸,接着是他高兴的应答。他又让孩子叫妈妈,她忽然就红了脸,

想如果这声妈妈叫的是我该多好。可是已经有别人在里面答应了。她感到自己的脸烧得厉害,赶紧找借口跑了。她猜不透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是向她暗示自己已经结婚生子,让她打消心中的非分之想还是他也爱上了她,借此来试探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

后来,他们经常有机会一起出去。他的开朗乐观影响着她,她内在的潜能被激发了出来,她开始往单位内部的报纸上投稿,她开始参加厂里组织的各种知识竞赛、演讲比赛,她的生活渐渐有声有色起来。她最爱听的就是他当兵时的故事。他说在家的时候,嫌妈妈唠叨,不在家的时候,就想家的温暖。想家的时候,就唱那首歌:“说句实在话,我也想家,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她就接:“家中的儿子已会叫爸爸”然后两人就开心的大笑。

他给她讲和泼辣姑娘的恋爱故事。泼辣姑娘虽然对别人很凶,对他却是一往情深。直到他结婚后还不死心,一个人守着这份情过了好几年。她默默的听着,回来就把这段故事写成了散文,“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和你来到草地边。月光照着我的脸,泪水朦胧了你的脸。我说要出去闯一闯,你说要把你放心上……”当她把这篇散文递给他时,他读完后眼里就蓄满了笑意。仿佛散文写的不是泼辣姑娘,而是眼前的青儿。不,不是青儿,泼辣姑娘已经过去了,他却希望和青儿没有过去,只有现在和未来。

日子就这样走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夏天。彼此的爱意渐浓,却谁也不敢开口。不是不想,是不敢。“恨不相逢待嫁时”,最美的花期已经错过,即便心中春潮涌动,即便期待雨后彩虹,然而纵有风情,也是“留得残荷听雨声”,谁还敢轻易再说那个字?唯有将这份情深深地藏在心里,彼此想望,彼此渴念。她甚至已经看到了他眼里的痛苦,听说他差点中暑,她也心痛,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在走廊上碰到他,他有气无力却仍不忘嬉皮笑脸的伸出双臂说“青儿,抱抱我吧。”她一笑,飞快的从他身边掠过。她只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从来只会卑微的开在角落里,谁会停下匆忙的脚步注视她?谁会想在她的心里留下自己的影子?不过是游戏,不过是他寂寞时的一朵烟花,转瞬就消逝了。

那一次,他到她办公室去,碰巧只有她一个人在。他在她前面的凳子上坐了一会,就起身在屋里来回转悠。后来他就在她身后站住了。她不敢抬头也不敢回头,紧张的能听见自己的呼吸。他从后面抱了他一下就飞快的跑了出去。她先是有点恼怒,恼他的无礼,后来又有点窃喜,毕竟知道了他是喜欢自己的。

再次在一起,是和另外2个人一起坐他的车去总部办事。她的事很快就办完了。两个人默默地坐在车上。良久,他说,“咱们到海边去看看吧”。她只有点头顺从。这是一块被人工化了的海域,他们沿着石砌的围栏,漫无目的的走着。海水一波波的涌上来,经历了飞珠溅玉的劫后重生,又义无反顾的扑上围栏,一次又一次,无怨无悔。她默默的想着,心里不觉多了一份惆怅。海水尚有为爱不顾一切的决心,自己呢?年轻的时候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以为那不过是作家们自欺欺人的游戏,什么爱情,不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柴米油盐酱醋茶吗?自己的祖辈、父辈们谁也没有谈过情爱,不是照样由素不相识走成了血肉至亲的一家人吗?自己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匆匆把自己嫁了的。无所谓好与不好,有人打比方说,买辆新车有个磨合期,婚姻也有磨合期,什么时候把彼此的棱角磨平了,什么时候这日子就能过到一块去了。可是结婚两年,她的棱角早已消失殆尽,他的棱角却愈觉锐利。以为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直到遇见他。听见他说给老婆洗衣服,给儿子熬牛奶,周末打扫卫生,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标准的一个好男人。她羡慕那个女人,她一定是在前生修炼了几世才得以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的。他不是有钱人,但他有有钱人没有的优点:能给女人安全感和温暖。她多想靠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放松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这样想着,他果然伸出了双臂,轻轻地揽她入怀。她挣扎了几下,他却抱的越紧。索性把头靠在他的胸前,闻着他身上暖暖的气息,感觉自己幸福的如在云端。

 

两颗心就这样靠在了一起。她不再感觉日月无光,自己也不再孤立无助。起码,有一个他可以倾听自己的声音。每次见面,她就如漂泊已久的小女儿见到久别的父亲一样,向他絮絮讲述自己的烦难事。事情的结果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就在自己的身边。

他们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一起到省城去出差。同去的还有其他车间的两位男同事。她坐在他的后面,听三个男人天南海北的聊。去省城的路太远了,两个男同事很快在车子的颠簸中进入了梦乡。她也感觉很累很困很晕,她也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但是看到他全神贯注的开车,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彼此都没有说话,但是她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天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雪,但是她的心里却是阳光明媚,她快乐的想要舞蹈。不为别的,只为周围的空气里都有他的呼吸,他的味道。也许是天意弄人,她常常有很长时间看不见他。于是就退而求其次,哪怕看一眼他的车也好。可是真看见了,心里又觉得空的慌,想见他的欲望反而更强。她憋闷的不行,总感觉自己崩溃了。她在心里大喊:“天便叫人,霎时厮见何妨。”谁曾想一向吝啬的老天果然给了自己这次机会。收音机里周亮在一遍遍的唱着“你愿意,我愿意,愿意就可以”。她不是开放的人,思想依然保守,只想平静平安的度过一生。总以为最美的花期已过,从此就只能淡然无光的度日。可是为什么要遇见他?他的出现,如一缕清风吹开了她的心扉,使她愿意拂去自己心灵的尘埃,愿意以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来对待生活中的美与恶。虽然明知不会有结果,但还是义无反顾的陷了进去,深深地,不能自拔。她不想太放纵自己,只想真真切切、轰轰烈烈的爱一次。她甚至想变成一只蝴蝶,轻轻地落在他的肩头,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直到天荒地老。如果她的心是一潭清水,他如水的目光就是那一缕清风,轻轻拨动她的心弦。她在心里默默慨叹,如果有这样一个好男人,她一定不让他受任何委屈,家就是那温暖的港湾,她就是那湾里永远明亮的灯火。

“杨柳依依惜我往,青山倒影绿水长。闲看四季悠悠过,好是人间最风光。”如果真的能执子之手,悠然穿梭于湖光山色,看季节交换更替,该是人间最美好的事吧?

日子就这样暖暖的从指间滑过去了。春天,她想变成那柔软的柳枝拂过他的脸庞;夏天,她想变成一顶草帽为他遮住炙热的太阳;秋天,她想变成一枚枫叶流连他的目光;冬天,她想变成雪花落在他的窗前,相遇他温暖的目光。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们静静地相依,淡淡的相守,日子也仿佛有了玉兰花的馨香,宁静而温馨。

可是,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为了给妻儿更好的生活,他离开了这个有他温暖记忆的工厂,跳槽到了一家私营企业。当他在电话里告诉她时,她哭的哽咽难言。这么多年,他已经成了她的精神支柱,成了她的后方家园。她已经习惯了向他倾诉,习惯了长久的等待后见面时的那份欣喜与满足。她不敢想象,没有了他,自己的精神世界会是多么空虚。没有了他,自己连期待的机会都没有了,生活也将会随着他的离开而重归枯燥。

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她没有挽留。作为局外人,她连挽留的权利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开。以前虽然不能天天在一起,但至少在一个大院里,空气里还有他的气息,他的味道。现在他离开了,她的心也随着离开了。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时天阴的让人难受,那是注定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底色,在错误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任是谁都要长叹一声的。“恨不相逢待嫁时,还君明珠双泪垂。”她爱上了一个不该去爱的人,结果只能是让自己受伤。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会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下他的名字,就如同把他放在手心里一样,然后穿越时空去寻找他。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再错过他。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